极速排列3 > 国家意志 > 311 狭路拼杀
    “编队紧跟我冲过山口。”
  
      扎里克上尉说道。他已经接近到了敌机恻后大约100至110公里的区域,比大部分空中的中国编队,离得更近些,偷袭的第一部分已经顺利完成了。
  
      前方已经没有什么地理屏蔽可以继续利用了。现在是最后一击的时候了,从中距弹射击的一般规律看,导弹和火控雷达的数量将直接影响战局,而现在的对阵形势是三比一,也就是说,无论那架中国仿制苏霍伊的战机怎么防守,都将是徒劳的,并且那架飞机的位置似乎比预警机更靠西,大概是在防御北约的战斗机。
  
      “听着,同时使用雷达,无论谁先找到目标,都按照预定的方案实施,千万不要乱了。”扎里克提醒道。他对计划研究的很透,大部分可能碰上的问题都预想到了,诸如负责攻击敌人护航机的僚机发现的是预警机,而自己的雷达看到的却是护航机之类的问题;一般的战斗中,完全可以通过数据链互通有无,随时更换攻击次序,以及各自目标。但是这不是扎里克想要的,他希望一丝不乱,当然其中也包藏了一些私心,他希望打下预警机的人是自己。
  
      上尉深吸一口气,然后推动节流阀爬升,同时拉起飞机,很快就将时速迅速提高到了750公里。他猜想,敌人应该已经看到自己的编队了,雷达告警器也大致提示了西南面次要威胁的位置,高度还在自己之上。那显然就是那架预警机无疑。他稍稍修正了一些方位,等着雷达发现目标。几秒钟后,雷达就扫描到了那个目标,在105公里外,比预想的远一些,他迅速操作雷达进行了一对一跟踪,将几乎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了这个目标,以防任何可能的电子干扰。
  
      hud上,时速数字已经跳跃到了850公里,高度5100米。2号僚机(巴亚)的雷达也捕获到了目标,但是从巨大的多功能显示器上看,从北面包抄的“塔里”仍然没有抓住那架中国歼击机,这给攻击留下了一丝隐患。也许那架战斗机是被预警机挡住了,也许美国人通报的位置有误。
  
      在扎里克上尉抓住空警200二十秒钟前,预警机就已经看到了突如其来的三架印度战机。与上尉所料一样,长时间平静的夜间指挥,使得机上引导员没能及时制定出反制计划。
  
      看到敌机的引导员几乎是愣了几秒后,才开始大喊起来:“敌机批次1,数量2,方位085,距离97,高度5300。敌机批次2,数量1,方位030,高度5000”
  
      “继续观察。”一名中尉从容回答道,他是机上最高指挥官,即使头脑暂时有些空白,也必
  
      须装作冷静。中尉花了几秒钟,从眼前的屏幕上审视了整个南方空域的态势,印度海军对莫克兰山区的骚扰牵制了手头主要的制空力量,那些歼10型战斗机都在卡拉奇以西与米格29捉迷藏,现在他可以调动的兵力很有限,最快能出动的,竟然只剩下了监视北约的一架重型战斗机。
  
      中尉立即提醒呼号幺动两的战机驾驶员加速向东南急转拦截,希望能够打乱敌人的追击,不放他们接近射程,他很清楚,对付空警200这样的低速目标,r77导弹完全可以再射程边缘开火。对于一架使用涡桨发动机的飞机而言,逃并不能解决问题。眼下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那架歼11b战斗机了。
  
      “幺动两,迅速对敌机进行拦截。”
  
      “幺动两明白。”
  
      歼11b型战斗机立即转向向敌机迎头飞去,敌机信息位置已经完全显示在了显示器上,他看了一眼就大致搞清楚了局面,他的火控雷达仍然在预热过程中,不过数据链可以弥补情报缺失。飞行员迅速分析了眼前的形势,现在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应对方案,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拼。
  
      当然,要彻底拦截三架敌机是不可能的,但是飞行员还是靠直觉猜到了敌人的分成2队的意图,于是他决定利用高度上的优势,抢在敌人之前发射中距弹,逼迫敌人转向而放弃加速。
  
      他的而飞机渐渐加速到了约0.9马赫。机械扫描雷达终于捕获到了最靠南的两架敌机,另有一架在10点钟方向,在hud以及雷达扫描范围之外,不过可以通过多功能显示器看到,它的动作显然有些慢了,暂时无法包抄自己。
  
      在飞行员进行扫描的过程中,自己被对方雷达截获的告警声不绝于耳,从方位上看,是北面的那架飞机,显然敌人有备而来,在他们突然窜出苏莱曼山区前,已经有了分工。所以正面的2架敌机并不跟踪自己。
  
      吉尔吉特山区执行对地打击的2架巴基斯坦雷电战斗机正在掉头,这些还在150公里外的战机没有中距弹,很难发挥什么作用。而地面的红旗9型导弹阵地上的搜索雷达,也看到了敌机,但是此时大批印度飞机正从正面飞来,这使得山巅上的火控雷达无法掉过头来。这些雷达在山区部署时,通常只考虑敌情方向的视野,以及迅速机动的通道,很少兼顾其他方向。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着,扎里克上尉稳住飞机,看着雷达测量到的距离数字的不断缩小。目标在hud上仍然只是一条用光点虚拟的细线,他很确信直到攻击结束,自己也看不到真正的目标,这次关乎战局的对决,一定会在视
  
      觉外解决,对于远距离打击而言,那是一个极为理想的目标,既大又慢,而且没有反击能力。
  
      “‘塔里’,怎么还没有进入射击位置?你必须快速开火,不能让敌机干扰我们的既定航线。”他提醒道。
  
      “明白。”远处的僚机回答道。那架中国飞机正奋不顾身地迎向上尉,似乎要抢先进入迎头射程,这确实让扎里克有些意外。很难想象一名飞行员在撞进了这个密谋多时的周密计划,仅仅几十秒后,能够迅速找到了最正确的应对方案。不过现在看起来,他就是在那么做的。
  
      “‘塔里’,立即射击,让他转滚出我的航线。”上尉指挥道。
  
      呼号“塔里”的僚机,立即抢先发射了2枚r77导弹,他期待敌机能做出一些动作调整,给长机让出航线。
  
      事情完全出乎预料,中国战机仍然堵在扎里克的追击线路上,迎头冲来,并且还在加速,他对于50公里外射出的2枚r77完全置之不理。
  
      “‘巴亚’,你来对付这架敌机。”上尉简明扼要地调整了计划,既然敌机对暴露出的侧面完全不在乎,那么只有让另一架僚机进行迎头攻击了。他的编队带来了12枚r77导弹,完全可以应付。
  
      “巴亚”迅速放弃了对预警机的雷达跟踪,转而跟踪11点钟的中国重型机。这架苏30与歼11互相紧盯着,越来越近。
  
      中国战机几乎同时与苏30mki对射开火,不过与采取典型攻击方式的苏30不同的是,那架歼11,用了漫长的6秒钟时间,连续发射了4枚中距弹,这个超长的射击动作完全被巴亚的雷达掌握,并传输到编队的所有3架战机上,几秒钟后,中国战机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他正用雷达高/低重复率的隔行扫描方式,引导一次边跟踪边扫描的多目标射击。对于一部只能使用高/低重复率,进行隔行扫描,才能勉强跟踪2个目标的机械雷达而言,只要前面两架苏30mki稍微做几个动作,就能轻易摆脱雷达跟踪,不过那名中国飞行员吃定了扎里克不想做任何动作,以减慢速度,他的目的也正在于此。
  
      此刻,逃跑中的预警机正在向西南转向,也许要在奎达机场紧急降落,也可能跨过边境向阿富汗跑。扎里克上尉知道,自己必须立即作出应变的决定了。
  
      “塔里,你来追击预警机。当心地面可疑雷达。”
  
      “明白。”落在北面的僚机回答道。
  
      中国战机英勇的表现,迫使扎里克20秒内,第三次改变了计划,不过兵力上的优势,使得他仍然可以从容应对。
  
      从显示器上看,对方的导弹已经到了近前,扎里克还想硬着头皮与敌人比一下决心了,他知道现在的节骨眼上,谁先转向逃避,就将丧失之前积累的优势。但是一侧的僚机顶不住了,不停请求躲避,僚机飞行员知道,敌人在发射导弹时,占据了微乎其微的高度和初速优势,所以正面飞来的2枚中距弹,很可能会先到。最终,他在没有得到长机许可的情况下,掉头急转规避,整个计划也随之被打乱,一直紧追预警机的扎里克也被迫向另一侧躲闪。
  
      在狭路相逢的对决中,以勇猛压制住敌人的歼11战斗机,在最后关头做出接近9g的俯冲盘旋动作,这个利落的动作将几乎同时接近的4枚r77导弹全部甩掉,其中塔里发射的2枚是因为动能耗尽无力急转,另外2枚则是由于载机过早躲闪,而使得导弹失去了指令修正,这种情况下,功率有限的导弹主动雷达,被歼11的无源干扰轻易骗过。
  
      中国战机消失在了下方山区中,这次规避使得它丧失了速度和高度优势,一时无法反击,而印度编队的追击仍然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