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国家意志 > 599 再次炮击
    果然2架飞豹的先后出现并飞向不同方向,使得使用随动发射架的轻剑系统上无法应对,它必须按照最优方案,将这部导弹的照射雷达转向了更具威胁的,可能威胁到自己那架,贴着山飞行的飞豹。雷达紧跟住飞速转弯的飞豹向西整整转过了100°,但是那架飞豹几乎以导弹发射架为圆心,隔着5公里飞行,使得导弹无法找到最优开火时机。但是照射雷达的移动,使得张成岩轻松避开了2枚失去指令的导弹。他在国内多次与类似系统模拟对抗过,真心觉得这部近防系统比垂直发射的红旗19或者镀道尔要容易对付得多。
  
      当然,这些林林总总近程系统攻击模式都差不多,弱点也相近,如果单单依靠自身能力,发现目标的距离很近,所以留给它们的反应时间不多,无论是软件还是人为指挥,都极容易出错。一旦出错,当然就是致命的。
  
      偷偷扑过去的2号飞豹,此刻才突然拉起时,飞行员已经可以目视看到山顶上的发射架了,由于轻剑2000盲目地发射了2个批次4枚导弹,目前整个山顶烟雾缭绕,非常的容易辨认。可以看到发射架上还有另外的4枚待发射的导弹,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螳螂,此刻它还在向错误的方向上转动,跟踪错误的目标。这种导弹在发射架上时,其指向与照射雷达一致,由此可以目视判断出其指挥已经乱套了,无从应对第3个批次目标,对偷袭飞机自然也毫无威胁飞行员只有大约10来秒钟的时间来完成攻击,他迅速将准星对准山头发射架,进行持续激光测距,然后选择投弹,并开始水平投弹计算。
  
      由于目视可见敌人无力反击,所以他可以从容地保持平飞,这是保持连续弹着点计算所必须的前提,姿态或者速度上的改变,都可能使得火控计算无法得到正确的投弹时机,尤其在山区,0.1秒的厌恶,就可能使得炸弹掉到不相干的地方。当然12枚炸弹将分成6组,按照0.2秒的间隔落下,可以弥补一些误差。
  
      他不敢使用自动平飞,还需要小心盯着四周,以防无声无息的便携式防空导弹。轰炸机就这么保持航向扑向目标,越来越近,那部装在拖车上的发射架开始慢慢转回来了,显然它终于琢磨过来,第3批次目标更具威胁。但是飞行员知道,自己快要飞跃敌人监视雷达的盲点了。
  
      hud上允许投弹绿灯亮起,他按下投弹按钮,目标已经从hud下方消失,大约距离飞机只有150米。
  
      几枚炸弹呼啸着先后落下,飞行员回头看到一连串的爆炸,然后转弯观察详细战果,落点稍微有些提前,不过整座山头已经被削平,上面的那部发射架连同一体化的发射车,则被落到山坡上炸弹的巨大气浪,掀翻滚落到山下了。
  
      毒蛇,确认消灭次要目标。大概是轻剑2000机动发射系统,他们操作人员的水准很一般。”
  
      毒蛇收到。”
  
      是第一次出现吗?”
  
      大概是的。不过需要和北线核实一下。继续注意飞行,搜索敌人自行火炮。”
  
      预警机上的宋宁回答道。
  
      敌人防线后面再次出现这种杂七杂八的北约武器,情报部门永远无法将所可能会出现在部队面前的武器统计清楚,这是对印度作战时,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敌人总会有一些你预想不到的武器,过去60多年以来,印度向除中国以外的所有主要武器生产国采购,目前整个西方似乎在援助印度问题上,达成了不出人但是出枪的一致。对于飞行员而言,这是一种让人高度紧张但是又非常刺激的挑战,撞上一件新武器,确实是战争中值得夸耀的部分。当然,对于印度后勤保障部门而言,入门多样化的武器系统,绝对是一场无止境的噩梦。
  
      这些武器在孟买或者别的港口卸货时,总是包裹的严严实实,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情报人员,只能从遮挡的外形上猜测又是一种防空导弹或者地面车辆,这种含混的情报基本上毫无价值。
  
      此刻张成岩已经率先赶到了目的地,雷达搜索到了峡谷里正在转弯的自行火炮,它们确实能机动,但是一定跑不远。目标比想象的少,只有2辆自行火炮和跟在后面的运输车辆。也许其余的已经转过了这个弯。
  
      他从后方追过去保持平稳飞跃敌人头顶,12枚炸弹按照短间隔纷纷落下,将下方山谷整个覆盖。之前执行吸引火力任务的另一架飞豹赶到,转过弯来继续搜索,发现了另外的4辆自行火炮和随同车辆,可惜他们在狭长的山谷内以单列纵队,且队形拖得很长,无法一次赶尽杀绝。
  
      3架轰炸机几次从敌车队头上飞过,逼迫敌人出现混乱挤成一团,但是敌人采取了弃车而逃的方式,车辆倒是停了下来,但是队形依旧散乱,难以集解决。
  
      按照惯例,张成岩要求飞行员对为首的战车进行打击,同样使用水平投弹方式,将车队前方的1辆as90战车摧毁,并堵塞后车逃跑道路。随后可能将有联合指挥部,派出携带激光制导炸弹的无人机来解决其余车辆。
  
      锡亚尔科特以东的旧城镇废墟内,亚希尼一直在等待着下一步的计划,他奉命前来已经48小时,期间完成了一次大胆的侦察。他换上本地人衣服,骑着从村里借来的一头驴子,就这么沿铁路向锡亚尔科特前进。借着高坡,远远看到了潜伏在铁路两侧干涸河床里,加以隐蔽的坦克和步兵战车,都是些很陈旧的武器,但是从各种战斗车辆排列的顺序看,敌人将要发起一次反攻。
  
      哨所里的印度士兵会在巴基斯坦人接近到100米左右时,举枪示意其后退,警戒很稀松,没有任何人盘问过亚希尼。大部分印度士兵没精打采,看上去士气不高,但是武器配置十分齐全。亚希尼注意到,步兵手上有很多便携防空导弹,山丘下还有被击落的中国无人机。
  
      还有印度兵从卡车上卸下纳格反坦克导弹,甚至还看到了美制的标枪反坦克导弹,他不知道印度人手上的这种导弹是怎么弄来的,也许是从巴基斯坦军火库里缴获的。
  
      作为坦克手,标枪是他最怕的东西,对付这种攻顶导弹唯一有效的办法是在它落下前,及时发射干扰烟雾,破坏它的寻的器识别能力,但是时机只有几秒钟。
  
      如果敌人发射小组,老练到不使用激光测距,坦克车长就无法预知这种导弹将要发射,这种利用焦平面红外成像寻的的导弹发射后,不会触动任何告警,而车长们总是不停地360°搜索周围,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较大的目标上,很难观察到这些偷偷摸摸的反坦克小组。除非总是把头伸在外面,这又是容易挨枪子儿的习惯亚希尼对印度的纳格导弹,倒是不怎么在意,印度人从未研制过末敏弹,对攻顶导弹姿态控制技术的积累也不足,导弹在大倾角俯冲阶段,后通常找不到,或者打不中目标,他经历过几次纳格导弹攻击,只要保持速度,这种导弹几乎一定会从头顶错过。
  
      锡亚尔科特是整个北方集团除伊斯兰堡外,在巴基斯坦境内最重要的据点,因为它是补给克什米尔的重要铁路枢纽。目前,从印度境内经由这里,向克什米尔运送补给的铁路交通,已经被中巴联军截断了,印度失去了至少一半的运输通道,只能有其境内蜿蜒曲折的公路,以及帕坦科特至查谟的一小段铁路可以使用。
  
      由于梅内亚姆中将在克什米尔高原上,塞进了整整四十万军队,加上当地居民,补给品短缺的问题相信很快就会显现出来。所以即使亚希尼这样的没有上过一天军校的小子,也很容易从常理推测出敌人的反扑在即,如果他是梅内亚姆中将,一定会拼死打通这条交通线,否则兵力上的优势,反而会变成吃饭的累赘。
  
      他的侦察差不多经历了整个锡亚尔科特前沿,他从敌人哨卡的位置,士兵的服装,大致能推算出敌人的出发阵地位置,以及投入部队番号和规模。
  
      另外,由于这一带的海拔渐趋升高,地面起伏比较大,对于坦克机动而言,非常的困难,他观察到了一些敌人放弃防守的山沟,显然认为其不适合坦克行动,显然敌人在进攻前,对巴基斯坦地形测绘是不足的。
  
      中午时分,他回到自己的部队。林淮生的命令刚巧到达,要求他提交一份计划,必须通过一次攻击,最大程度地打乱敌人反攻部署,而空军将配合他的行动。林淮生完全放任亚希尼自己决定行动方式,这正合了他的心意。之前尤尼斯有意让他在敌人进攻时,从侧面进行袭扰,他嫌这样的计划太过保守。他已经有了大致的谋划,就是在空军大举空袭时,由他乘乱从一条曲折的道路,绕到敌人后面,将梅内亚姆的全盘进攻计划打一个落花流水,然后全身而退。
  
      下午2点消息传来,新一轮的中印和谈,在最后关头,被印方面无限期推迟,从中斡旋的俄罗斯总统表示了遗憾。
  
      大约同一时间,在印度电视台的午间新闻节目里,发布了一段总理讲话录像,由于讲话提到了早上的一次袭击,所以可以断定讲话是在几个小时内录制的。
  
      讲话传递出了政府要求军队不顾一切地与敌人一决高下的强硬态度。卡汗在讲话中指出,中**队早上的火力袭击,完全没有军事意义,而只是针对平民,为了恐吓印度人的抵抗决心。目前,这次炮击已经造成了大量的印度平民伤亡,整个印度有理由被激怒;现在不是由外交官来解决问题的时候,现在是用刀剑摊牌的时刻。讲话结尾,卡汗再一次呼吁全世界,仔细看看那些公路上烧成灰烬的男人、女人和儿童。
  
      讲话中穿插了一些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从现场发回的图像,似乎用了什么移花接木的手法,图像中满目疮痍的公路上,没有枪炮和军车,只有一些烧焦的民用车辆以及焦黑的,无法分辨身份的尸体,但是在镜头转动时,仍然可以看到远处没有隐藏好的,2辆炮管耷拉到地上的t55坦克。
  
      录像中,有一名西方记者从地上捡起了一块扭曲的弹片,上面有152/66半穿甲”等中文字样,这显然是某种中国制榴弹炮发射的弹药残骸,但是常识上,不可能是从200公里外飞过来的。林淮生下令打过来的,其实是远程火箭弹,但是远征军使用的所有弹药的弹体上都避免出现中文,这着实让印度方面动了些脑筋,弥补了这个小问题。
  
      和谈取消,王镇北得到了可以跨过印巴边界进行打击的命令,正如印度总理说的那样,现在又到了用刀剑摊牌的时候了。整整一个上午,前沿炮兵得到了大量的弹药补给,侦察工作有序进行,他正准备大干一场。
  
      最先展开攻击的,是部署在后方地域的400毫米火箭炮,它们将袭击已经侦察清楚的,印度边界以东纵深地带的各种目标,包括延铁路补给站、兵力集结地区,前线机场,阿姆利泽和贾朗达尔的指挥部,也都在打击范围内。
  
      随后展开炮击的,是王镇北的155毫米自行火炮;部署在公路附近的,属于巴基斯坦炮兵部队的4个营的122毫米卡车炮,也同时投入攻击。其攻击目标为浅近纵深地域内的敌人步兵出发阵地,帕斯阿德时代构筑的边界防御工事,已经暴露的坦克集群以及炮兵阵地。
  
      即使由于部署时间不足,没有投入牵引火炮,这样的火力规模对于正面的印度部队而言,也是开战以来从来没有遭遇过的,王镇北期待,仅仅靠着这次炮击就可以将印度军队打垮,至少是心理上的。
  
      只有王镇北的122毫米火箭炮和林淮生手上直属营05式155毫米自行火炮没有投入攻击,这些武器在静静地等待前沿的进一步侦察。前者等待着敌人地面部队大规模混乱和进一步暴露,后者防备着敌人的炮火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