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国家意志 > 770 追杀
    操纵飞机的安巴里上校迅速切断油路,阻止机翼火势蔓延,使用一侧发动机紧急降落,是专事要人接送的特勤联队日常训练的主要内容,但是一般任务设定,都是是在灯光不错的机场上。他现在面临的何止是一侧发动机故障熄火,通常的任务假定中,也没有涉及被导弹击中的部分。
  
      以飞机损失高度的速度看,飞去阿格拉机场显然来不及了。下方都是丘陵而且一片漆黑,他深吸了几口气,决定尽量飞到马图拉,但是马图拉或许正在灯光管制,他只能按照尚能显示的导航信息往下扎过去。导航显示马图拉附近有一条大河,如果月光合适且河面不起雾的话,他可以看到河面上的反光,这几乎是最后的办法了。
  
      上校不断地呼叫附近的军用机场,希望附近的军队能派人来救援,但是没有应答。果然飞机往下落时,只能远远看到一连串火光,他猜测可能是刚才被击落的美军飞机。飞机在剧烈的颠簸中,每秒钟损失70米的高度,他尽量稳住,减慢下落的速度,并保持继续向东南飞行,现在无法指望飞跃中点了,能否找到一条河或者平地,都是奢侈的想法了。
  
      “我是安巴里上校,马上就要进行迫降,所有的人,都做到位子上。”
  
      头破血流的辛格艰难从地上爬起来,做到座位上,拼死系上保险带。他感觉自己的耳膜生疼,身体如同要被撕裂一样,最后的时刻或许就要来了。
  
      飞机在猎猎的气流中,向月光下一片粼粼的波光下去……双方所有的地面雷达,都在飞机跌落到大约1500米的时候同时失去了目标,但是预警机仍然可以看追踪到飞机掉落到大约300米,然后也看不见了。
  
      能够截获到的驾驶舱的通话也在大约到同一高度消失了。当然不难根据之前的飞行轨迹和速度计算出,飞机如果迫降,其位置就在它从雷达视野中消失区域略偏东南的地方,大概在马图拉西北的某个地方。中**队在合围新德里的作战过程中,曾经使用坦克在这个方向,进行过一次有限的。牵制性的突破,已获得足够的空间和建立支撑,但是没有深入过多。目前距离马图拉最近的中国部队,也有30公里,看来是来不及调遣了。
  
      徐景哲第一时间获得了飞机可能坠落在马图拉附近的消息,从这架飞机被击中后坚持的时间和动作看,飞行明显受到了控制,也许会迫降在两军对峙的战线附近。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当然是在地图上寻找最近的,可以利用的力量,当然如果动用地面力量,并不占据什么先手,美国人甚至马图拉的印度军队都更近。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可以让自己的情报力量先行赶到现场看一眼。目前,他可以利用无人飞机进行中继,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候与该地区的游击队联络。
  
      之前,他也一直利用附近的左翼游击队监视阿格拉基地的美军动向,这些游击队一直在接受中国的武器资金援助,但是出于复杂的感情,他们对中**队存有戒心,并不是那么容易调遣的。只有在双方有共同敌人的情况下,才会有一些互助的配合,不过徐一直试图将那些从战俘中培养出的情报以及政工人员派进游击队。
  
      当然,捉拿国防部长绝对处于双方可以无条件合作的范围内,卡汗上台后对各邦的割据武装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为了消灭这些武装,他专门扩充了警察部队,并屡次动用了陆军,辛格一直是卡汗的急先锋,在游击队的名单上,是仅次于卡汗的第二或者第三号人物。
  
      徐景哲迅速进行了一系列部署和联络,他首先联络了当地的游击队,他的要求很简单,他要求有人能到现场看一眼,确认辛格尸体,并拍下几张照片。
  
      被派到到当地游击队中开展工作的,是政战培训班第一期毕业的拉希姆,拉希姆来自阿萨姆战役中,被俘人员中的积极分子,在阿萨姆地区参加过土地重新分配的工作,和破坏美印情报网的残酷斗争,政治上十分可靠,精通通讯以及政治鼓动,徐景哲寄希望他能迅速获得该地区几支游击队的指挥权。这次行动如果成功,对他展开下一步工作,将十分有用。
  
      另外,徐景哲要求无人机在尽可能近的地方待命,他预计辛格手上可能会有卫星通讯设备,这是找到他的一条捷径。同时他要求林淮生派出特遣队,以低空飞行的方式躲避附近敌人雷达监视,迅速靠近该地区,如果确认辛格死亡,则中途撤销任务。
  
      一架黑鹰直升机在马图拉上空突然转向,他原本的任务是拯救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但是接到了临时指令,放弃原来任务,转向另一个方向寻找失事客机位置,并找到可能幸存的印度高官。
  
      飞机上载有外籍军团的10名士兵,这些前美军人员大部分来自前三角洲或者海豹突击队,他们在美国政府定义的,留有余地的大国直接冲突中,起着最前沿打手作用。他们迅速下载了该名要人的照片,并得到警告,不要过分靠近印度部队,他们可能会对这名重要人物不利。
  
      阿格拉如今异常空虚,如果中**队意识到这一点,可以通过一次迅猛的突击,沿公路夺取阿格拉,但是出于某种目的(一般认为是给美国人留面子)中**队并没有这么做,这给弗林斯留下了时间。
  
      弗林斯少将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地区,当然不是他有先见之明,预料到辛格可能落在朱木拿河的下游某个地方,而是他一直在策划将新德里的部队突围出来,而马图拉附近恰好在突围的必经之路。
  
      飞行员没有看到远处有一片大火,或者满地的碎片,这是通常飞机失事时常有的现象。
  
      副驾驶开始搜索附近的电台,希望找到求救的呼叫,但是很快就发现了附近可疑的跳频通讯,虽然无法截听内容,这是典型的中国人在使用无人机中继时,与地面部队进行的通讯方式。
  
      “查理呼叫乌鸦,附近可能有敌人特遣队,是否放弃任务。”
  
      “也许只是本地**游击队,继续任务,直到找到乌龟。”
  
      “查理明白。”
  
      飞行员与阿格拉总部通话时,看到了前面升起的信号弹,看来飞机没事。
  
      “乌鸦,我看到了信号弹升起,我要过去看看。要求进一步支援。”
  
      “记住,你们的救援目标只有一个,飞机不要搭载任何其他人。”
  
      “明白。”
  
      同时看到信号弹的不止是直升机,信号弹也为地面上一支沉默行军的队伍,指明了方向,如果不是这颗信号弹,他们正走向错误的方向上。
  
      这支游击队装备简陋,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女性成员,他们原为瓜廖尔附近的**游击队,一个月前开始接受中国提供的通讯设备、武器以及一名指导员,开始了向北移动,并监视附近敌情的任务;入夜后,他们突然得到情报,印度国防部长辛格可能坠落在马图拉附近的某个地方,无需任何政治鼓动,仅仅是辛格这个的名字,就瞬间点燃了所有人的仇恨,两年前印度陆军第50空降旅突袭了纳萨尔党派中央党部,未经审判处决了150名男女。辛格后来公开赞扬了这次行动,接见指挥官时,他说:以往的政府之所以无法解决纳萨尔匪帮,是为因为太过拘泥于法律,而他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与此同时,马图拉小镇内驻守的印度人民自卫军一个中队,刚刚接到了总理府直接下达的命令:立即找到附近的客机,枪毙幸存的每一个成年男子。这支部队马上停下了强征寺庙黄金的任务,开始执行总理的这项最严厉的指令,奇怪的是,指令中并没有提及人名,而是要求无差别地处决包括机组成员子在内的所有成年男子。
  
      安巴里上校站在倾斜飞机机头上发射最后一颗信号弹,飞机目前停在了朱木拿河的河面上,除了有人负伤,竟然没有死亡,几分钟前,所有的人都见证了这次奇迹。
  
      大部分尚能走动的人都挤在一侧机翼上,但是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上,国防部长辛格正在与几名妇女厮打。他在逃生时推倒了内政部长的母亲,然后又试图抢夺机长的信号枪,试图阻止他发出求救信号,终于引发了众怒。辛格勇猛地击退了几名老太婆,但是最终寡不敌众,被愤怒的人群推下了河去。
  
      他在水中脱掉了累赘的外衣,开始拼命划水。对他来说事情还远没有完,他不能像其他人那样坐等救援,这是他组织机长发射信号弹的原因。
  
      他知道飞机迫降的地点应该距离马图拉很近,那里有一个团的印度陆军和一个总队的自卫军。那些自卫军直接听命于总理,而陆军也未必听自己的。辛格深知卡汗慈祥的面孔后面,从来不缺少铲除异己的狠毒心肠,刚刚过去的某一个时刻,曾经亲如父亲卡汗,应该已经自己列入了势必解决的黑名单,除非一种情况会导致例外,就是卡汗直接被自己背叛他的事实气死了。
  
      他奋力划水,迅速游到岸边,然后从裤兜里掏出卫星电话,开始拨打美国大使馆给他的号码,这个号码可以直接呼叫叫阿格拉的美军,并且电话的卫星定位功能,应该可以使得美国人迅速找到他。
  
      拨通后,他进行了简单的联络,然后按照指令,找到附近的一块开阔地等待,同时保持通话状态。
  
      过了一会儿,隆隆的旋翼声开始迫近,黑鹰直升机并不理会远处河面上欢呼雀跃的人群,他们得到的命令,立即找到辛格,并将其带回去,辛格的电话提供了坐标。
  
      黑鹰飞行员带上夜视仪,迅速搜索到了在黑暗中挥舞双手的辛格,他开始寻找平整的地面降落,但是紫外线告警设备突然响起。
  
      “萨姆导弹!”
  
      副驾驶大喊一声。
  
      飞机立即转向一侧,并发射红外干扰弹。
  
      飞向黑鹰的导弹,是游击队从政府军放弃的军火库中捡来的旧货,保养很成问题,导引头灵敏度不足。导弹没能击中飞机,而是在其10米开外爆炸,但是威力仍然波及了尾梁。这使得飞机在旋转起来,然后从十米高的地方,重重落到地上,眼看着是完蛋了。
  
      远处开始响起枪声,游击队使用英萨斯步枪和ak47向这边开火,但是他们没有夜视设备完全看不到目标。
  
      辛格钻到一颗树后面观察局面,他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一个个敏捷的身影,从那架狗吃屎坠落的直升机上下来。这些人没有急着还击,而是迅速形成队形,一名指挥官连续做出手势,部队开始后撤,有两人迅速向辛格过来,显然他们在夜里可以看到树后面的辛格。
  
      “部长先生,我们奉命前来救援,你有没有受伤?”
  
      “降落时有一些脑震荡。”
  
      有人迅速用一个手电筒在辛格眼前晃了晃,观察他的瞳孔变化,然后向上级报告找到目标了,并报告队伍中有2人在坠机时负伤。
  
      阿格拉的美军告知前往新的撤离地点等待直升机。于此同时,前方阻击的人员开始开火,他们的火力异常精准,很快就将游击队的火力压制住。30秒内,大约10名游击队员被击倒。
  
      趁着对手被压制住,这支部队带着辛格,架着伤员,向丛林深处退却。
  
      一直在高空中待命的无人机,截获到了辛格通过铱星电话进行的通讯,大致确认了游击队交火的正是接应辛格的美军部队。
  
      4架直升机搭载的雪狼部队迅速向目标进发,他们起飞时只获得了模棱两可的命令,现在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指令,要求活捉辛格,如果抵抗可以击毙,不过他们需要从新德里西面绕行,路途遥远,一时半会儿还赶不到。
  
      女游击队长普利娅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敌人隔着夜幕将自己的战士一个个撂倒,夜色一直是游击队的朋友,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怀着对国防部长的私人仇恨,她还是下令继续向前搜索。
  
      “普利娅同志,立即停止你的猛冲猛打,”说话的是背着电台的指导员拉希姆,他在游击队中受到尊重,但是并没有实际指挥权,“我们可以用更理智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利用地形,同志,利用地形,我们必须对敌人的退却路线作出判断,并组织力量实施有效阻击,这是与正规敌人的作战原则,我带来的作战教材中明明白白就这么写着。”
  
      “别跟我提什么中国人的军事原则的教条,我又不识字。我们以往就是这么追着敌人打的。”
  
      “但是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的敌人不再是中央警察部队的那群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