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国家意志 > 780 叛国言论
    李秀林请求调动机械化步兵支援自己的防线,但是敌人的行动似乎会来的更快,可以看到几幢楼房后面不时有红色信号弹升起,他在甘地机场与自卫军交过手,知道这是敌人发起进攻前的一个标志,他们的通讯总是非常粗放,不在乎对手知道。
  
      8辆突击炮抓进最后的时间在断垣残壁中选择合适的射界,他们前进的太多,完全超越了计划,现在有些局促。
  
      只落下了几十发迫击炮弹,对面敌人就急不可耐地发起了冲锋。突击炮并非对抗步兵最有效的武器,机枪火力不足外加射界不良,只能选择用主炮对密集人群的脚下,发射杀伤榴弹,车长们戴上夜视镜,钻出炮塔向靠近的敌人扫射,弥补主炮顾不过来的零星敌人。一旦那些家伙绕到侧后,情况不堪设想。
  
      一时间双方的曳光弹在夜空中交织成火网,敌人毫不示弱,使用榴弹发射了大量的照明弹,以弥补夜战的缺陷。40毫米榴弹发射器,是美国人给的重头援助,他们觉得给重武器,不如这些不用费时训练的武器管用,美方希望印度军队藉此在城市战中发挥出火力。
  
      一些榴弹从1公里外的大学宿舍楼顶发射,借助大楼的高度,这些射手们可以看藏在废墟后面,使用曳光弹开火的中国战车。
  
      密集的美制40毫米榴弹落在了阵地周围,由于受到横风以及测距不准的影响,这些弹药准头很差,但是数量非常多,破片对轻装甲车辆能够形成一定的威胁。暂时,突击炮无暇顾及这些目标。王镇北的一支轮式自行榴弹炮部队正在赶来,它们将在几分钟后,展开压制对手步兵的任务。这种武器使用与突击炮相同的底盘以及一门122毫米榴弹炮,在战场上能够起到的作用,比突击炮广泛得多。
  
      隆隆的炮声,传到了距离战场不太远的萨福得琼医院里,立即引起了一片恐慌,医生护士们或许还听不出名堂,但是经历过甘地机场作战的伤兵们,倒是能听出这是中**队常用的122毫米榴弹炮,这种武器表面上平平无奇,但是一旦头顶上飞过中国人无人机,它们会变成最可怕的杀手。
  
      “他们怕是要打进来了。”
  
      “谁说不是,我的腿断了可怎么办?”
  
      “有腿又怎么样?往哪儿跑?”
  
      “至少不能让巴基斯坦人抓住,我听说,他们会活埋每一个去过巴基斯坦的印度兵。”
  
      胆战心惊的士兵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都少说两句,内务部的秘密警察还有宪兵,正在到处搜软弱分子。”
  
      “我听说,国防部长都跑路了。”
  
      “哪儿听来的。”
  
      “中国人的印地语广播,现在只要打开收音机,每隔频道都是他们的宣传。”
  
      医院里塞满了各种伤病和死尸,恶臭的走廊里也躺满了重伤号。医院广播每天都在播放千篇一律的宣传稿录音,录音告诉伤兵们,他们的负伤是光荣而且有重大意义的,目前愚蠢的敌军已经被联军引诱到了新德里附近,很快将会在这里陷入灭顶之灾,外线的西方国家军队,很快将进行返攻。而在克什米尔奋战的梅内亚姆将军,已经率先发起了反攻,重新占领了伊斯兰堡,歼敌数字正在统计,估计不会小于5万。不过时至今日,这样欺骗性的宣传已经没有太大的效果了,敌人的炮弹已经打到了城内,这是他们最好的宣传。
  
      木利特医生正在一楼门诊大楼应付新到的伤兵,大部分是从南方不到5公里外的地方送过来的,而炮声也是从那边传来的,他希望这一切早日结束。
  
      医生迅速对每一名伤患作出快速诊断,并在诊断书上写下救治意见:哪些简单包扎,哪些得急救,哪些得截肢……那些没救了必须放弃……一眼望去,全都是些难处理的巨大伤口。从医学院算起,他这30年来见过的严重创伤,还没有最近24小时内多。
  
      第一批伤兵主要来自中央警察部队和陆军,大部分属于新德里卫戍区,显然联军逃跑没有通知印度陆军,让中**队捡了一个便宜,帕斯阿德这个老糊涂一定被打懵了。木利特现在肩负的使命,就是加快战争结束的进程。如果中**队如果可以在明天就直捣总理府,印度军队的伤亡也可以降到最低,他就是这么想的。
  
      “该死的,那些美国人出卖了我们,”一名右手受伤上尉,突然在污血横流的担架上大骂起来,“他们突然间就跑掉了,而且和中国人串通好了,中国坦克无声无息地出现,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怎么可能?美国人背叛了我们?”
  
      “怎么不可能,他们一定是知道战争要输了,所以逃走了。”
  
      伤兵的话立即引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外面不间断的炮声似乎为他的说法做了最好的注解。只要美军坦克还在城里一天,就是印度人心中强大的柱石,现在他们竟然不辞而别了。
  
      “这么说,新德里很快会被占领?”
  
      “我看是这样的,战争已经很绝望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打下去?”
  
      他的话立即引发了悲观情绪,一些人开始讨论卡汗倒台后,以后还会不会有伤残补助。一名穿便服的家伙,立即走到受伤的军官旁边,想制止他乱说。
  
      “住口上尉,不许散布惊慌失措的情绪。我现在怀疑你是通敌分子。”
  
      便衣男子立即亮出证件,是一名内政部密探,他们比穿制服的宪兵更容易接近各种叛国言论的源头,如今这些人散布在城内,专门搜查各种不忠分子。
  
      “你这个傻瓜,老子在前线为国家流血,一条胳臂都快没了,你竟然说我是通敌分子?”
  
      密探转向走过来的木利特:“按照新德里卫戍区最新颁布的惩治军人叛国条例,我认为这个人言论,已经表明了他不配作为军人,应该剥夺这个人优先医疗权利,让他到平民候症室去排队。”
  
      “你快给我让开,我可不管什么新条例,”医生没好气说道,“我也没听到他说了什么通敌的言论。他说的,无非是事实,难道你能否认美国人跑掉的事实?”
  
      “你的言论很危险,我提醒你,医生。”便衣厉声警告道。木利特不管他,招呼人将受伤的军官抬走进行简单止血处理。他知道内务部或者情报局都拿医生没办法,新德里城内的伤兵与日俱增,谁也不敢为难医生。
  
      门口又疾驰过来两辆盖着篷布的卡车,车还没停稳,就可以看到从后面挡板下,滴滴答答流下来的血。几名士兵跳下车来,开始将大量缺胳臂少腿的人抬下卡车,有些伤员还在大喊大叫,而有些人已经毫无知觉了。
  
      木利特心中暗暗叫骂,他痛恨帕斯阿德这样愚忠而又独断的军人,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妄想反败为胜,如果他在那个位置上,他一定会选择投降。在这座城里,没有一个人应该为了卡汗发动的这场不道德的战争而死,如果有什么例外,医生认为只有卡汗应该立即死去,不过那一天怕是夜不远了。
  
      城南的激战地带,新到的步兵战车迅速赶来,接替了独木难支的突击炮,04型步兵战车拥有各种口径的武器可以对抗步兵,装备齐全的中国士兵们在车后100米处下车,使用夜视瞄准器,对渗透进战线的敌人展开射杀。
  
      李秀林退到稍微靠后的地带,继续使用火力队敌人盘踞的建筑进行射击。他通过无人机可以清楚地看到敌人正在利用尼赫鲁大学的连排宿舍楼作为掩护,在后方集结兵力,应该有一个营级指挥部就在建筑内。
  
      后方的122毫米的轮式榴弹炮根据前方指示,也开始加入到这场攻击当中,各种口径的破片杀伤弹和温压弹同时向居中的大楼射击,一架无人机投下的50公斤炸弹,完成了这一轮火力表演的最后一击。
  
      这幢7层大楼轰然跨下了,烟雾散尽时,可以看到大楼倒掉了一半,下方形成了巨大的瓦砾堆,显然将隐藏其后的人压住不少,负责监听的无人机很快从敌人的交谈中,获知敌人损失了一个指挥部。
  
      自卫军吃不住伤亡,开始后撤,他们躲在更靠后的地区,开始构筑工事,而从德里兵营赶来的陆军并不急于出击,他们正在尼赫鲁大学北部聚集坦克,显然在等待天亮,他们知道夜幕不是印度人的盟友,而白天的情况会好一些。
  
      紧随贺凡坦克部队行动的红旗17防空系统,已经连续发起短促攻击,击落了几架企图抵近侦察的无人机和直升机,敌人孤注一掷,将所有可能动用的部队全都调动过来,即使在侦察不充分的情况下。
  
      m270火箭炮开始盲目地向发现敌情的区域发射末敏弹和普通弹药,甚至还发射了战术导弹,企图阻挡坦克行进,无人机和直升机,也疯狂地向贺凡的部队展开袭击,除了一样东西他们不敢打出来,那就是他们的电磁脉冲弹。
  
      林淮生或许打了一张稍微犯忌的牌,不过对手权衡之后,决定假装不知道。中方容忍了阿格拉的爱国者导弹阵地继续存在,没有使用电磁脉冲武器瘫痪它们,这场奇怪的战争始终在挑衅和克制中进行,背后是各种政治算计和实力的消长。如果叶林斯基放弃重武器,林淮生甚至允许他们带一些轻武器离开,不过事关尊严,西方阵营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他们希望中**队能无条件的网开一面。
  
      东边的日头渐渐升起,从卫星得到的图像判断,贺凡终于拦到了叶林斯基前面。
  
      贺凡没打算打一个伏击,他的行动一直在敌人的监视之下,敌人始终知道他的去向,但未必知道他一线兵力的数量。
  
      现在他将要用50辆坦克,拦住对手的大约80辆坦克和几百辆各种车辆,一个小时后,他的坦克数量将增加到190辆,2个小时后,数字将增加到230辆。
  
      新德里外围最后的一点儿敌人注定要在这里被消灭干净,到那个时候,如果他愿意,可以用2天时间,继续扫荡空虚的阿格拉,将那些限制空军行动的防空导弹消灭掉。
  
      他钻出炮塔,观察前方,连夜的行军使得坦克群的队形已经非常混乱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作战。
  
      “部队逐次展开,先使用烟雾,遮挡正面,不要让他们看清我们的数量。”他向所有连长发布了命令。刚才,敌人的末敏弹从天而降,让他损失了一些兵力,不过他仍然抢到了先机。
  
      “敌人会不会向西跑?”连长傅小光问道。
  
      “这里是他们唯一渡过朱木拿河下游的地方,再往下游去,河道变窄,水流更加湍急,泅渡就困难了。”
  
      “明白。”
  
      现在林淮生有了敌后游击队的协助,可以获得一手的水文情报,自然胸有成竹,另外他从常识上推断,如果敌人避战绕走,他们很难在逃跑方向上找到大量的燃料补充,尤其是m1a2坦克的燃气轮机消耗燃料的速度,远远快于普通柴油机坦克,而敌人没有带着累赘的燃料车跑,所以理论上,贺凡必然能追上叶林斯基。
  
      “我判断敌人要来拼命。”
  
      “那我们也和他们拼命。”一名连长说道。
  
      “别犯傻,我们拉开距离打,现在急着决战的是他们,我们只需要拦住去路,利用他们的急躁。也许空军……还能指望一下。”
  
      贺凡当然知道99坦克的一项优势是正面较小,在远距离上对射不吃亏另外,另外,他希望占优的空军能发挥作用,如果敌我靠太近,空军会有一些敌我识别上的困难,在烟雾弥漫的战场上,通过光学设备观察目标的战机是比较容易误伤的。目前空军的机会在于钻到爱国者雷达看不到的,较低的空域,歼10b与巴基斯坦的小飞机或许能做到。
  
      基于解脱的叶林斯基已经将阵型排开,将主力的m1a2sep放在在中间,两翼为m1a2,紧随坦克行动的是大量可以发射反坦克导弹步兵战车,最后方是日军的10辆90式坦克。由此形成了一个楔形的阵势,看上去无坚不摧,不过调度和集群转项较为困难。
  
      目前,这些坦克仍然在爱国者iii的保护下,即使空军退却,中国空军也不敢贸然欺近投弹,所以叶林斯基还有些有恃无恐。
  
      对手在宽阔正面上已经开始释放烟雾,他判断是为了隐瞒数量,他和这名装甲指挥官交过手,知道他有些花花肠子,如果不敢靠近决战,那就中了他的奸计了,阿格拉的敌情部门已经精确地判断出敌人的数量大约只有一个营,至多50辆,他必须马不停蹄冲过去分个高下。如果冲破了敌人的阻击,事情就结束了,他们将离开这片战场,离开这个国家,也许随着印度政府的倒台,士兵们手上的那封合同将会变成废纸,不过那也是可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