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登基吧,少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滁州军的善意感觉到了吗

第一百六十二章 滁州军的善意感觉到了吗

    大军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唐光目送星星点点的火光远去,打了个哈欠。
  
      得先去睡一觉,回头还有的忙。
  
      他是含山县东道主,难得有机会,总要好好招呼霍五与众将一回。
  
      ……
  
      含山县到庐阳七十里,总不能疲军过去,那样若是一时夺不下庐阳,就要有战损了。
  
      邓健就将中转放在距离含山四十里的慎县。
  
      那一千含山县兵卒服饰,已经穿在滁州军身上。
  
      为了口音问题,还特意在含山征用个两个会巢县话的县兵。
  
      寂静夜里,在火把的映照下,大军默默前行。
  
      马蹄声。
  
      车轱辘声。
  
      还有并不算齐整的脚步声。
  
      行军速度倒是比白日里速度还略快些。
  
      寅正时分,大军就到达慎县两里外。
  
      就地休息,众将士席地而坐。
  
      水进、霍宝率一千易服了的人马,前往慎县。
  
      水进身上穿着八品武服,这是县尉服色。
  
      他虽及冠年岁,这开始蓄须,七、八月在外剿匪又糟蹋的狠,看是像二十五、六岁。
  
      一千人马,也不整队,呼哧带喘的往慎县跑。
  
      本来衣服就不大合身,二里地跑下来,开了腰带的,歪了帽子的,看着倒是人人狼狈模样。
  
      “啪啪啪啪!”
  
      慎县城门被拍的直响。
  
      被惊醒的城门卫举着火把上城墙,往下一照,吓了一大跳。
  
      乌泱泱的的兵卒。
  
      “你们是哪里来的兵?”
  
      那城门守喊道。
  
      水军举了牌子,气喘吁吁道:“本官是巢县县尉,水贼上岸……巢县沦陷,快开门,水贼就离这里就二里了……”
  
      那城门卫道:“大人恕罪,没有县父母手令,下官不敢开门……还请大人稍等,我这就叫人去衙门请示……”
  
      “拉我上去,我亲自去见!”
  
      水进气急败坏道。
  
      远远的,已经传来马蹄声响。
  
      那城门卫也不敢真的让临县县尉死在城下,忙招呼守卒放竹筐。
  
      这是每个城都有的。
  
      城门卫守卒就靠着这一个竹筐,得些见不得光的油水。
  
      那边竹筐刚拉起,穿着锦缎的霍宝抱着一个大包袱,手脚并用爬进去,一脸骄纵:“不行,也得带着我,要不我告诉我爹去……”
  
      那城门卫迟疑,水进摸着个金饼子,举起来道:“兄弟,快拉,这是贵人家的小公子,闪失不得!”
  
      远处的马蹄声,更清晰了。
  
      几个城门卫拉了竹框上去。
  
      水进腰上别着雁翎刀,并不是他常用的枪。
  
      不过几个守卒,雁翎刀暂时足够了。
  
      他直接抽了刀,一下子砍翻两、三人。
  
      “啊!”
  
      “你们是什……”
  
      剩下几个守卒连忙闪避,霍宝已经打开包袱皮,抽出双锏,剩下的丢给水进。
  
      这边霍宝直接挡在水进跟前,都是一招制敌。
  
      等到水进的枪装好,剩下几人已经被霍宝解决。
  
      下头的守卒被惊动,握着刀来查看,水进如狼入羊群,一杆枪舞得虎虎生风,压根就无人进身。
  
      两人从城墙上杀到城门口,五十守卒杀了一半。
  
      剩下一半,被杀的胆寒。
  
      一守卒转身往暗处跑,才走没两步,就惨叫一声,倒毙在地。
  
      剩下的守卒瑟瑟发抖,连跑也不敢跑了。
  
      “缴械不杀!”
  
      水军长枪一点,道。
  
      剩下二十来个守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手中雁翎刀噼里啪啦掉在地上,缴了械。
  
      霍宝捡起地上的锏,看着地上守卒尸首。
  
      就他与水进进城,容不得半点变故,只能选择速战速决。
  
      “吱……呀……”
  
      慎县城门缓缓打开。
  
      城外的一千的人马立时进城。
  
      “哒哒哒哒”,随着马蹄声响,水进带着大部队也到了。
  
      他骑在马上,黑着脸,瞪了霍宝一眼:“只这一回,再没有第二回!”又呵斥水进:“他胆子大,你不说拦着,还跟着凑热闹,回头他爹问起来,你莫要牵扯我!”
  
      霍宝收了双锏,很是老实。
  
      水进脸上赔笑:“这不是邓叔计划周全么……”
  
      邓健看他胡子拉碴的模样刺眼,转开头,懒得搭理。
  
      这夺门计划是邓健想的,只是他原本想要亲自上阵。
  
      毕竟此事有凶险,要孤身夺门,全凭勇武,别人他也不放心。
  
      结果霍宝、水进两人称他是主将不可冒险,死缠乱打,愣是将夺门的事情抢过去。
  
      如今虽是功成,可邓健这一路提心吊胆的,还真不如他亲自上阵痛快。
  
      城门卫已经被杀。
  
      邓健就在剩下的二十来个守卒挑了个什长问:“六县围堵巢湖,慎县出兵多少?其中老卒多少,新丁多少?城里还有多少兵卒?”
  
      “出兵三千……老卒五百,新丁两千五……城里还有三千五百……”
  
      邓健挑眉道:“这几日征的新丁?”
  
      “嗯,三千新丁,都在县兵大营是这几日刚征的,天亮就往北关去……”
  
      这什长求生欲极强了。
  
      不待邓健发问,他就说了城中剩下兵力分布:“大营那头三百老卒,镇着新丁……东城官仓,有一屯守卒……这边与北城门,各有一屯守卒,剩下一屯在知县衙门值守……”
  
      城门再次关了。
  
      官仓、北门、知县衙门各派出一曲人马,南门这边也留一曲,剩下一万人被几个守卒领着,直接往县兵大营去。
  
      水进眼睛放光:“邓叔,是不是分兵将剩下几个县城也快点扫一遍……这一县就是三千新丁的话,转一圈就是小两万人!”
  
      邓健瞥了他一眼:“转一圈,四百多里,几日?还记得军令是甚?”
  
      水进可惜道:“好可惜,迟了他们就往北关大营去了。”
  
      邓健傲然道:“去又如何?回头打下北关大营,还是滁州兵!”
  
      水进忙不迭点头:“还是邓叔说的对!”
  
      ……
  
      天还没亮。
  
      被强征来的新丁,很多人都没睡。
  
      明日就要往大营去,大家怕的要命。
  
      要说庐州,百姓很是富裕。
  
      因水道充足的缘故,黄淮大旱,也旱不到这边来。
  
      风调雨顺,百姓安逸。
  
      就算去年开始,不少河南人、滁州人来逃荒,让地方上有些乱,可后来也渐好了。
  
      没想到,一朝变故,知府衙门下令征兵。
  
      十日前还抽的不狠,这次三抽二,就很厉害了。
  
      不少人家,父子、兄弟都出来,如何能放心家里?
  
      更让人绝望的是,单丁也抽。
  
      大家生出几分绝望。
  
      滁州大军围县大营,最先听到动静的就是这些人。
  
      只是大家很老实。
  
      原来还来回翻身的,此刻也安静下来。
  
      大家都提了耳朵听外头动静,却没有几个胆子大的出去探看。
  
      好像有什么人进来?
  
      细细碎碎脚步声。
  
      连惊呆怒质问声。
  
      哐哐啷啷刀枪声。
  
      撕心裂肺惨叫声。
  
      新丁们就是愚钝,也知晓外头发生大变故。
  
      唬的不行不行。
  
      有几个胆子小的,已经尿了裤子。
  
      “肯定水贼进城了!”
  
      一人带了哭腔道:“咱们都要死了。”
  
      “找死!”旁边人忙扯了一把:“水师的大爷们是那不讲理的人么?”
  
      一什滁州兵进来,传令新丁的去校场集合。
  
      校场上灯火通明。
  
      一万兵马,将校场围的严严实实。
  
      中间,是百十来号反抗的县兵尸体,剩下哭着喊着要降的,都缴了械,跪在一旁。
  
      从被窝里被拖出来的慎县县尉,牙齿打颤,捧着新兵丁册交给霍宝。
  
      邓健看了霍宝一眼:“要看单丁?想要放归?”
  
      水进在旁急了:“正缺人呢,又不是咱们抽的,作甚要放?”
  
      他可是舍不得。
  
      这些人,邓健肯定要分一些给他的。
  
      他这边人马最少,以后打仗少不得跟这次似的依附旁人。
  
      遇到杜老八那样的还好说,邓健、冯和尚这样爱打仗的,他根本就捞不着仗打。
  
      只要人马上来了,能做一路,以后征战才爽快。
  
      霍宝道:“粮食不能总靠金陵官仓供给,滁州兵越来越多,粮草总要自给自足……庐州与和州两地,正适宜屯田……放单丁回去,也是稳定人心,也是对庐州百姓展现滁州白衫的善意……”
  
      要不然庐州人心惶惶,百姓都跑了,回头谁给滁州军屯田?
  
      打仗,人口与粮食,缺一不可。
  
      水进摸摸自己的小胡子,不吱声了。
  
      邓健挑眉:“林先生教的……”
  
      霍宝顿了顿,随即点头:“先生让我仔细看看庐州风物,多半是对庐州有此规划……”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三千新丁已经都到校场。
  
      看着无边无际的人马,他们更是安静。
  
      邓健没有说话,对霍宝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上前。
  
      “单丁出列,到这侧集合!勿要迟疑,勿要假冒,稍后会按照名册一一核实,违令者斩!”
  
      霍宝朗声道。
  
      新丁开始还踌躇,可听着不出去也不行,就陆陆续续着走了出去。
  
      三千人中,大概有一百几十人数。
  
      “家中只余一成丁,丁口在五十岁之上的,也出列!”
  
      并不多,只有二、三十人。
  
      谁都晓得青壮是一家顶梁柱,这样人家,多半老父出丁,留了儿子支撑门户的。
  
      “五十岁以上出列!”
  
      呼啦啦,这回人数多些,足有两、三百人。
  
      霍宝见状,不由皱眉。
  
      虽说大宁丁册,是十六成丁,六十出丁,可实际上很少有人抽四十五岁以上的人。
  
      这庐州知府疯了?
  
      打着围剿的名义在做什么?
  
      “十六岁以下的出列?”
  
      有人面带惶恐,却是大敢出来。
  
      毕竟按照丁册,新丁都是成丁。
  
      十六岁以上的,都是幼丁冒成丁的,算是违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