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修武天帝 > 第190章 寒气逼人

第190章 寒气逼人

林歌、余满堂、付东流三人进到这里时,无不被大殿磅礴浩瀚的气势所震慑,脸上一片呆滞震撼之色。目光迷离,心神为之失守。
  
  “岚儿,你在这儿陪陪玉儿,我去给大娘请个安。”
  
  镇天宗这边,其中一人对凌寒问道。
  
  “不错,虽然你通过了镇天峡谷,但不代表你有资格加入我们镇天宗。”
  
  黑光一闪,林歌眼前一花,邪魅俊美的魔陡然出现在面前。
  
  顶层,一满头银发的中年男子盘膝而坐,面容冷峻,一身的雪白色长袍,就连眉毛都是银白色的。距他百米之远也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剧烈寒气。
  
  “义父。”
  
  她快速奔行过来,俏脸上布满了鄙视:“你实力又不强,就知道打打杀杀,现在你这腿,看来又得半个月才能好透了。”
  
  林天禄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竟是闻声而来!
  
  林歌朝那青衣小厮,笑说道:“惠生,再嬉皮笑脸的,我二叔回来可又要揍你了。”
  
  “这位是西门霜老将军的长子,西门放鹤。这次的五万大军就是他带来的。”
  
  林歌也没说什么,而是轻轻的向着猎户所指的方向走去。
  
  这让一直好强的林歌很是恼恨,恨自己的弱小和不堪。他不愿意认输,从不断在森林里捕杀,越来越难对付的野兽中,就可以看出,林歌骨子里是一个执拗不服输的人。李少君的举动对于林歌来说,也许算不上伤害,却是绝对不允许的。
  
  竟然只看到个金莲就逃了?众人一愣。
  
  “黑色的圆球?”唐龙身体一震,指着凤天宝,“在他那儿,我卖给他了。”
  
  喻长老话音落下,双手分别一掌,玄气隔空拍打在了两人马屁股上。
  
  “不过师弟,你也不用太担心,那花不谢再怎么嚣张,也不可能来咱们宗门杀人。”
  
  “不会的,他不会解开封印的!他现在依然那么爱我,前两日还说我是他的未婚妻!那,既然他记忆的封印没有打开,那么他丹田上的封印也不应该打开啊,如果乾坤雷的威力能够震开丹田上的封印,也应该能够震开记忆的封印吧!可是,如果他没有解开丹田上的封印,他闭什么关啊!难道他真的没有解开封印,只是在闭关研究一些招式,或者别的什么。对,一定是这样的!”
  
  不,一定不是的!
  
  “既然死不了,还能够找到灵宝,付某同意余道友的看法。”付东流眸中精光一闪,面露微笑。
  
  “谷主,知道那个林歌的下落了。东南地域的双山盟送来消息,此时那个叫林歌的少年,在东南地域非常有名。”
  
  林歌踏出武技阁,一下子就找到了人群中身材高大的林阳,眼神中带着些淡漠说道。
  
  气浪四起,并在空中出现无数气爆。不愧都是神器,此番交锋,海心手甲与玄晋龙渊都没有丝毫的破损。萧胜与吴昊皆是后退百米,身形丝毫没有停顿,两人迅速再次迎战。
  
  他身为阁主,当然要为了阁中上下着想,并不能只顾冲动的解救林歌,丢了泗水阁上万弟子的性命。他也必须为泗水阁负责。想着这些,他的心里都在微微颤抖,若是林歌就此被凌云谷带走,他如何向在阁中等候的女儿交代,女儿若是知道定然痛不欲生,自己做父亲的又于心何忍。
  
  此时的萧胜正坐在萧莹儿的床边,正轻轻的缕动着萧莹儿的长发,望着熟睡中的女儿惨白的脸色,不由的心疼,悲伤。
  
  “千丝宗的人,找死!”
  
  “那怎么行?面对强敌,师兄怎能丢下你一人不管,你放心,师兄绝对会与你并肩作战!”
  
  “没有。”
  
  “你和那小子的进展怎么样了?”
  
  修炼镇天诀,体内便有镇压的天地法则,不过唯有领悟,才能够借用。
  
  这一夜,外面林雨激荡,帐篷内却觥筹交错,气氛热烈异常。除了林歌,岳氏家族的那名女修也坐在了林歌的旁边,剩下的打都是骑兵小队的队长一级的人物。当然,常衡也在。
  
  这样行了半天的时间,一路上虽说阴冷压抑的很,却再没遇到一头野兽,连个鸟叫都没有。这深林里死气沉沉的寂静。
  
  莲宝被魔撕开面子,丝毫不以为忤,依旧满脸灿烂笑容,说道:“佛和魔是死对头,可在我莲宝这,和魔渐渐成了朋友,这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啊。佛知道也会夸赞我的。”
  
  “有人携带古参,正在往我这边靠近!”
  
  第一拨也是两个人,他们也是月夜的杀手。月夜发放的任务是可以重复的,谁先完成就算谁的。这两个人一个叫白蛇,另一个叫黑蛇,两个人是真正的杀手。今晚两个人越过了围墙,刚进入到灌木丛中,便看到五条狗向着他们扑来,白蛇一甩手,五点寒星射入了五条狗的头颅,五条狗还没有来得及叫上一声,便倒在了灌木丛中死掉了。
  
  从他体内,逐渐爆出一些筋骨的响声,这是境界即将提升的征兆,武道六重,终于距离不远了。
  
  声音淡然,听在梁公子等人耳中却宛如惊雷滚动,带着刚正不阿的浩然气势,梁公子等人心中不由浮出诚惶诚恐的压迫感,不禁脸色大骇,一道声音竟然有如此威势!难道是元婴期以上的高阶修士?
  
  “秦大人,别饶了他。”
  
  “莫无谓,去抓住林歌!”韩庆慌忙的喊着。莫无谓刚要起身,那小银甲熊兽却嘶吼着向扑去。若是让他一人对付一只银甲熊兽,莫无谓就算对付这只小的也难免有些吃力。避开了一掌又一掌,莫无谓只能无奈的喊着:“不行啊,我被拖住了。”
  
  “废物,你还真敢出来。”
  
  刚刚厅堂内三人的话语,他也听到了些许,得知义父林天禄竟是想将方青秋许配给他,不由暗自摇头。
  
  曾夫子笑道:“你无须紧张,张永泰性情圆滑,宅子被占后就一家都迁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却是不知了。不过梁武国一向太平,倒不虞会有意外发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