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17章 王爷乖乖躺倒17

第17章 王爷乖乖躺倒17


  祁镜晟坐在院子里等,不见希可淑出来,院子里的奴仆反而都撤了出去,独留下带他进来的丫头站在廊下。
  希可淑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紧蹙眉心,有心要走,想到没把希媚儿那个磨人精攥来,心有不甘,又坐了一会儿。
  那丫头在闺房门上敲了三下,房门吱嘎一声开了,迎面吹来一阵香风。
  阿嚏!
  祁镜晟捂着鼻子打一个大喷嚏,烦躁地抬头,只见一个脆生生、娇嫩嫩的美人,迎风倚门而立,更让他诧异的是,美人只披着薄纱,妖娆的躯体在薄纱下若隐若现,眼波流转间,魅色天成,极尽勾引魅惑之事......
  “可淑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光天化日行勾引之事,当他什么人!
  祁镜晟一巴拍在石桌上,怒而起身,大步离去。
  希可淑急奔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媚眼凄凄楚楚地睐他,柔声道,“王爷莫走!”
  “本王不走,莫非留着让你陷害?”
  他淡漠地甩动手臂,力道之大,差点儿把她甩出去,她却紧搂住他的猿臂不放,哭诉,“王爷,可淑对王爷的心,王爷果真不明白吗?自从在廊下见王爷一眼,可淑心心念念的都是王爷,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只恨不得将自己的人和心全数捧到王爷面前。王爷既然答应来可淑的院子,说明对可淑也有情。既然郎有情妾有意,王爷何必拒绝。一切都是可淑自愿,出了事,可淑绝不怪王爷!王爷,您就成全可淑,让可淑做一回王爷的女人吧!”
  “你......贱人!”
  祁镜晟从未见过这样自甘堕落的大家闺秀,为勾搭他,使出这样的手段!
  “为了成为王爷的女人,可淑已经顾不得廉耻心。只求王爷好好看看可淑,摸摸可淑的心,是不是因为王爷才跳动!”
  希可淑攥住祁镜晟的大掌,摸向自己的心口。
  人多说,男人的身体里都藏着个坏蛋,尤其在男女情事方面,喜欢看女人发骚。看着希可淑楚楚可怜的美人面,祁镜晟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希媚儿气呼呼的神情,就连大掌上滑腻的触感都变的索然无味,甚至觉的恶心,纯男人的身体没有丝毫冲动。
  “祁镜晟!”
  门外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如狮般低吼。
  磨人的妖精总算来了!
  他大喜过望,猿臂一震,无情地甩掉希可淑的拉扯,狂冲出去。
  该死的女人,总算知道紧张她的男人!
  “王爷!”
  希可淑哪里肯放人,趔趄着追出去。
  希媚儿一接到奶娘的消息,在奶娘的搀扶下急急赶来这里,却被奴仆们堵在门口,进不去,只能使出狮吼功。
  渣男,刚刚才和她滚过床单,转身就跑希可淑房里来,也不怕肾亏!
  她本就火冒三丈,再看见几近赤身的希可淑跟着祁镜晟跑出来,藏在他身后,仿佛刚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般,她的小宇宙瞬时爆发。
  “祁镜晟,你个渣男!”
  极怒下,她猛冲过去。
  堵在门口的仆人岂能让她扑上去,涌上来阻止。她抬腿,对着恶奴就是两计下劈,当时劈晕两人,其余人吓地连连倒退,再不敢阻她。
  她顺利冲到祁镜晟面前,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祁镜晟的左颊火辣辣地痛。他的脑子一懵,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她......尽然当众扇他耳光!
  夫纲何在!
  希可淑被骇住,却暗自幸灾乐祸。瑞王是天之骄子,希媚儿尽然把他打了,还当着那么多奴仆的面儿,他肯定饶不了她......哼!
  “希媚儿!”
  祁镜晟咬牙切齿地低吼,熊熊怒火似要将希媚儿吞噬。
  “干什么?”
  希媚儿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心儿惶惶,表面上依旧气势汹汹,嚣张地上前一步,捏住他的衣襟,手指在他的心口滑动,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恐吓,“王爷,别忘记我在你心口烙的印章!”
  该死的女人,当众打他耳光不算,还提火龙纹身,盼着他早死啊!
  祁镜晟差点儿被怒气撑爆,扬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他要打她!
  他尽然打女人!
  渣男,要是敢碰她一下,她就......当众咬他!
  希媚儿毫无畏惧地梗着脖子瞪回去。
  该死的女人,就不能服软一回,给他个台阶下吗?
  祁镜晟那个气啊,大掌已经挨着她气鼓鼓的脸颊,碰到她滑嫩的肌肤,他的脑子里不住闪现两人激情相拥的画面,大掌再扇不下去。
  两人就这样瞪着对方,谁也不肯退让,他们的眼就好似被磁石紧紧吸住般,半分移不开。原本的怒气冲天在相互对视时渐渐变质,他的身体陡然升温,她的身子在他变的火热的视线中微微颤抖......
  躲在祁镜晟背后的希可淑看地触目惊心,一颗芳心如堕冰窖,贝齿紧咬下唇,咬出一道血痕而不觉。
  贱人尽敢当她的面勾引瑞王!
  贱人!
  “怎么回事!”
  开国侯的低吼陡然响起。
  便宜老爹的低吼犹如晴天霹雳,劈的希媚儿一个激灵,意识回笼,往后退一步,剪断两人胶在一起的视线,嘲讽地勾起唇角。
  本以为,渣男喜欢四处留情,刚把她扑倒,就来找希可淑,原来尽为这个!
  她冷冷地横祁镜晟一眼,鄙夷一哼,“王爷,你若真喜欢庶妹,大可明说,我是不会介意你在我们大婚当日纳妾进府,何必非要闹得人尽皆知,反倒坏了庶妹的声誉!”
  “你说什么?”
  感情她以为这一切都是他和希可淑合谋安排的?
  他傻啊,睡了希可淑,还要叫开国侯来捉奸!
  他堂堂王爷,想纳妾还需她同意?
  祁镜晟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被挑起,俊脸比大便还臭,开国侯见着都怕三分。
  “王爷,这是?”
  开国侯躬身给祁镜晟行礼,再不复刚才的汹汹气势。
  “什么这是!你养的好女儿,大白天穿着如此暴露,不知廉耻!”
  祁镜晟闪身让开,露出一直藏在他身后的希可淑。
  啊!
  暴露的装束突然展现在众人眼前,希可淑惨叫一声,抱着双臂蹲在地上,又羞又恼又恨,脑子尽有些发懵。
  她做梦都想不到,瑞王会无情到眼睁睁看着她的身子暴露在众人眼前,太过惊愕,她甚至忘了叫瑞王来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