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89章 hello,中将 1

第89章 hello,中将 1


  
      “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
  
      希媚儿厉声大吼,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子就往奥斯顿的脸上洒。
  
      “喂,你要不要这样恩将仇报啊!”
  
      “就是要恩将仇报!”
  
      他救她的目的本来就不纯粹,有什么好谢的!
  
      希媚儿再抓一把沙土,快速洒他脸上,然后趁机蹦起来,蹿到晾晒衣服的大石头上,将稍长的衬衣套身上,遮住大半的身体。
  
      奥斯顿看清她的动作后才恍然大悟,敢情她在害羞啊!
  
      “你说你,想要穿衣服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干嘛使用暴力手段!万一我这双迷人的眼眸被沙子弄成全瞎,到时候可要去你家蹭饭了哦!”
  
      他的一双厉眼特贼地偷瞥向正在穿衣服的希媚儿。
  
      “再偷看一眼试试!”
  
      希媚儿横眉竖眼地瞪着他,蹲身捡起一块大石头,作势就要砸向他。
  
      “别,别啊!大石头砸人身上可是会骨折的哦,你不会想接下来的路程都背着我走吧?”
  
      他嘴里说着不要,脸上的表情却好似在说砸吧,尽管砸,正好可以让你背我!
  
      希媚儿那个气啊!硬是将手里的大石头砸向他,他却在被石头砸中的零点零一秒前往后跳了一大步,摇头晃脑地叹息。
  
      “女人啊,果然都是蛇蝎心肠!我这一路走来,没少背她啊,她却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唉......不就是因为我把她的身体看光光了吗?女人的身体天生不就是给男人看的吗,有必要那么宝贝吗?”
  
      女人的身体天生就是给男人看的,什么破理论啊!
  
      “流氓!”
  
      她气地脸红脖子粗,乱骂起来。就算女人是为男人而生,早晚被男人看光光,可能看她的那个男人,她笃定不是他,奥斯顿!
  
      流氓!混蛋!FUCK!
  
      气怒交加的希媚儿捡起石头上的手枪,对着奥斯顿的脚下狠狠扣动扳机。
  
      砰砰砰......
  
      三声枪响,看着奥斯顿像兔子一样跳来蹦去,希媚儿烦躁的情绪总算平息,拿着衣服跳下大石头,背着他穿裤子。
  
      “你说你们女人,扭扭捏捏的有什么意思,瞧瞧我们男人,大大方方地给你们女人看!”
  
      奥斯顿戏谑的口吻差点没将希媚儿再次弄爆炸。
  
      “喂,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该绅士点儿,没看见女士在穿衣服嘛!”
  
      希媚儿真想一枪打爆他的头。
  
      “我看见你在穿衣服啊,可是你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我都看过了,还有什么好避嫌的?”
  
      他做出比刚出生的婴儿还要无辜的神情,还特可爱地捧着下巴,偏着头看她。
  
      SHIT,他的脸皮简直不是一般的厚!
  
      “被你看过,就活该让你一看再看是吧!啊!啊!”
  
      她突然伸出两根手指,狠狠地插他的眼。喜欢装白痴是吧,干脆戳烂他的黑眼球!
  
      “喂,暴力狂小姐,你这样可是会嫁不出去的哦!”
  
      奥斯顿连连用手阻挡,希媚儿却根本不肯放过他,最终他的大掌陡然一收,将她的小手紧紧攥在大掌里,语带威胁地恐吓。
  
      “暴力狂小姐,你再如此暴力,我可是要还手了哦!”
  
      “还手,你个大男人,还敢还手!”
  
      希媚儿歪嘴挑眉就要爆粗口。
  
      “女人,一张厉嘴必须堵上才行!”
  
      奥斯顿无奈地摇头,伸手搂住她的脖子,倾身向前,在她反应过来之前,狼吞下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将她的咒骂强行压回她的体内,强势地将男子气息灌入她的嘴里......
  
      么啊!
  
      希媚儿拼尽全力才推开奥斯顿的强抱,该死的男人,竟敢用他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吻她!
  
      呸!呸!呸!
  
      希媚儿对着地上狂吐着沙子,恨不得杀人。她不知道别人的吻是什么样的,可她要说刚才那种往人嘴里灌沙子的吻,绝对很不爽!
  
      “Sorry,我忘记嘴唇上沾了沙子,不过,还不是你刚才洒的......”
  
      奥斯顿嗔怪地斜睨着她。
  
      对于他的指控,她回给他一记左勾拳,狠狠揍在他的下巴上。臭男人,敢揩她的油,揍不死他!
  
      “女人,你别得寸进尺啊!不就是一个吻嘛,在那勒里斯,不知道多少女人盼星星盼月亮等着我吻呢!”
  
      他自豪地挺胸。
  
      希媚儿冷嘲一笑,几乎从牙缝中挤出字句。
  
      “既然有那么多女人等着盼着你去吻,你干嘛还一直单身啊!你这个没人要的单身狗!”
  
      “单身就代表没人要吗?那么说你......”
  
      他意有所指地将食指对准她的鼻子。
  
      “我是女人,我只要想要男人,上街上随便一抓都一大把,你们男人却必须要像哈巴狗一样跟着女人身后摇尾乞怜,才能博得女人的欢心,明白吗,单身狗!”
  
      她狠狠戳一下他的额头,扯高气昂地往丽雅母女休息的地方走去。
  
      “是吗?男人都必须要像你说的那样,才会博得女人的欢心吗?是不是像我现在这样?”
  
      奥斯顿非但没被她的话激怒,反而真地像只哈巴狗一样蹭啊蹭地走在她身后,时而用咸猪手扯扯她的头发,拉拉她的袖子。
  
      “你烦不烦啊!”
  
      希媚儿烦透了他牛皮糖一般的举动。
  
      “我不烦啊!我以前从未用这种姿势和女人说过话,正觉有趣的很。”
  
      他颠儿颠儿的神采气得希媚儿想再次对他饱以老拳。
  
      “咦......简直讨打!”
  
      她低吼着就要扬起拳头。
  
      “给你!”
  
      一条浅粉色的内衣突然盖住她的双眼。
  
      “你做什么!”
  
      希媚儿羞地双颊绯红,粗鲁地抓下眼上的内衣,藏到背后去。她刚还在奇怪,内衣好好地晒在石头上,怎么会不见,原来被他这匹色狼叼走了!
  
      “呐呐呐,果然好心没好报,你们东方女人都这样不讲理吗?”
  
      他疑惑地蹙紧浓眉似乎非常困惑。
  
      “你不要以偏概全啊,我对你暴力,那是因为你太邪恶!太不知廉耻!太找打!太......”
  
      砰......
  
      远处突然传来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正在斗嘴的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蹲在地上,猫腰跑到一个小土包后面,伸长脖子往枪声来源处张望。
  
      天上繁星闪耀,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下,一男一女伸长脖子张望,动作如出一辙,紧张的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在无意间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