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94章 hello,中将 1

第94章 hello,中将 1


  
      小男孩急急后退,希媚儿正想逮住他问清楚,奥斯顿突然出现,将小男孩抓到他身后,推给紧跟其后的安德里。
  
      “你们在玩什么游戏,远远地都听见你们兴奋的叫声。”
  
      奥斯顿脸上依旧嬉皮笑脸,深邃的眼眸里却藏着紧张。
  
      希媚儿看得清楚,再加上他回头不知对安德里说了句什么,安德里狠瞪一眼小男孩,不由分说地扛起他就走。
  
      “夜深了,该回房休息了,明天我们很早就要出发。”
  
      奥斯顿站在月色下,温和地凝视着她。
  
      “去哪里?”
  
      又要把她强拽进未知的危险漩涡吗?
  
      “东进,回那勒里斯的都城,爱冒险的小姐,相信你一定会喜欢这趟旅程的!”
  
      他的口气轻松,好似明天真地只是要带她去旅游般。
  
      “如果我说,我不喜欢冒险,你会取消明天的计划吗?”
  
      她面无表情的问,内心却忍不住希冀,盼望他能取消东进的计划,不知为何,她莫名地觉的不安,总觉的东进会给她带来莫大的灾难。
  
      “我亲爱的猫儿小姐,假如我只是一个男人,我会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可我还是一个将军,政府军的将领,我必须回到都城,指挥关系到上千万人性命战争。”
  
      果然如此!
  
      希媚儿自嘲一笑,有些不耻自己的软弱,她竟然会期盼心如铁石的中将大人放弃对她的不轨阴谋,难道这就是女人的第一次效应?
  
      她面无表情地从他面前走过,仿佛他只是路人甲。
  
      希媚儿没有特意锁门,因为房间是他的,他要进来,她根本阻止不了,所以,她干脆敞开大门,扯了睡袋,蜷缩在狭小的沙发上睡,把军用床留给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皎洁的月光从窗户倾泻进来,洒满小小的斗室,她迷瞪了一会儿,醒来时,奥斯顿依旧没进房间。
  
      房门半开半合,她依稀闻见淡淡的烟草味,他应该站在院子里吸烟。
  
      她翻个身,继续睡,明天开始,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等着她,她必须养足精神,因为她的身边连半个可信的人都没有,那个曾经和她最亲近的男人,也同样不可信......半梦半醒时,她的心头莫名地划过忧伤......
  
      晨曦划破黎明前的黑暗,将光明送入人间,希媚儿被奥斯顿摇醒。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却惊愕地摸着少许润湿的液体,她揉搓着脸颊,一脸不耐烦地爬起来,走向阳台,去取自己晾晒的衣服。
  
      “今天穿这个吧!”
  
      奥斯顿将手中的衣服塞希媚儿手里,她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套崭新的女式陆军服。
  
      “为什么穿这个?”
  
      她可不是他的士兵。
  
      “为了服装统一。”
  
      他咧嘴一笑,想要活跃气氛,笑意却没能到达眼底,相反,她细心地看见他眼里满布的血丝和深藏的无奈。
  
      服装统一,纯属瞎说!
  
      她明知他在搪塞,却没做任何反抗,拿着衣服转进浴室,放水美美地洗个热水澡。
  
      穿上陆军服,她从镜子里看见一个全新的自己,从未有过的坚毅。
  
      女人......果然需要在蜕变中成长!
  
      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女人,奥斯顿微微一愣,视线胶在她的脸上,再移不开半分。
  
      为何一夜之间她的神情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变的坚毅的她......竟然让他尝到心痛的滋味......终究是他的绝情伤害了她。
  
      两人缄默着走出狭小的房间,房门合上的刹那,他们的心都不有自主地收缩一下,却都没回头,径直走下台阶。
  
      台阶旁边的草地上丢弃着许多烟蒂,有的依旧在燃烧,她紧了下鼻子,毫不意外地嗅着他身上浓郁的香烟味。
  
      他昨晚抽的烟可真不少!
  
      她垂了垂眼,掩住眼里莫名涌上来的温热。
  
      “将军!”
  
      安德里的声音突然传来,打破两人之间的缄默。
  
      安德里跑的满头大汗,见了奥斯顿,两人就一阵叽里咕噜的鸟语,希媚儿故作随意地跟在他们身后。
  
      营地上,聚集了不下三百士兵,荷枪实弹,雄赳赳,气昂昂,好似准备要去征战沙场般。
  
      希媚儿被安排坐在军用汽车的副驾驶座上,等待正和安德里说话的奥斯顿。无聊地等待时,她将目光投向送行的人潮,搜索一圈,竟然没看见安德里的儿子,那个和她玩游戏的小男孩!他被关起来了吗?
  
      为什么不让他来送行?
  
      因为昨晚差点儿就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秘密吗?
  
      她不由想到刚才安排她上车的士兵,士兵似乎只会说那勒里斯语,他指手画脚好一阵,她才弄明白他的意思。
  
      随行的士兵中,莫非连一个会说国际语的人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竟然要守的如此紧!
  
      她忍不住看向那个高大的背影,感觉到从未有过的不安,曾经柔软的心却变得异常坚毅。
  
      不论他要做什么,有什么阴谋,她都不会让他得逞!
  
      十分钟后,奥斯顿重重地拍一下安德里的肩膀,大吼一声鸟语,快速蹿进汽车的驾驶座,转头看希媚儿。
  
      “即将和我一起冒险的小姐,你做好准备了吗?”
  
      她冷嘲一笑,偏头看向茫茫的砾漠。
  
      她还是那句话,没准备好,他就会取消计划吗?不,他不会,既然这样,何必多问!
  
      “坐稳了!”
  
      奥斯顿启动车子,一脚扪在油门上,军用汽车踏着漫漫黄沙,呼啸着离开营地,踏上未知的征途。
  
      坐汽车就是比走路快,半天时间,他们就行进好几百公里,却依旧没走出广袤的砾漠。天气炎热,坐在没篷的军用汽车里,不到半小时,她的衣服就被汗水浸湿,然后就没干过,坐在车里,就跟坐在湿漉漉的浴缸里般,非常难受,还不如在地上走。
  
      “太热了,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吧!”
  
      奥斯顿终于踩住刹车,拉开车门,先去安排随行的士兵们休息。
  
      希媚儿不等他安排,自行找到一个较为高大的土包,躲在土包下面纳凉。
  
      “你挺厉害的吗,那么快就把最好的位置占用了!”
  
      奥斯顿来到她面前,将干粮袋和水囊递到她面前。
  
      她眼皮都没抬,抓过水囊,咕咚咕咚喝起来,牛饮的架势,似乎要把水囊里的水喝光。
  
      “牛饮的小姐,别忘记水囊现在可是我们共用的哦!”
  
      他满眼戏谑地看着她毫无顾忌的牛饮。
  
      出发时,他们各自有带水囊,她的在途中就被喝光,只能和他共用一个。
  
      砰......
  
      她正要说话,枪声突然响起,他们猫腰趴土包上一瞧,顿时肝胆俱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