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256章 都是爱钱惹的祸 5

第256章 都是爱钱惹的祸 5

    “你若果真容易健忘,就不适合在财务部工作。”
  
      夜凌琛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大步离开。
  
      希媚儿总算明白什么叫自打嘴巴。
  
      夜凌琛不愧是商界的新秀精英,瞬间就能做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将健忘丢出来,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希媚儿蔫蔫地走向员工梯。
  
      国际化大公司,电梯是有明确区分的,为的是不让普通员工打扰老板和高级主管的行程,老板一部专用电梯,高级主管一部,然后才是普通员工。
  
      “来这边电梯吧,就你一个人,没必要浪费资源。”
  
      好听却淡漠的嗓音从老板电梯里传出来,弄的希媚儿微微一愣。
  
      一部电梯能浪费多少电量,大老板是不是太抠门点儿?
  
      虽然有些怀疑夜凌琛的用心,她还是乖乖走进老板电梯。
  
      老板的电梯虽然只有很少的人搭乘,空间却很大,里面甚至摆放有鲜花,百合的清香具有醒脑的作用,希媚儿忍不住耸着鼻子多闻两下。
  
      咕噜,咕噜,她的肚子却在这时传来饥饿的轰鸣,在帅哥面前出糗,她忍不住晕红了双颊。
  
      “你没带上班族必备的加班食品吗?”
  
      夜凌琛好听却不带任何情感的嗓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
  
      “带了,不过都放在财务部办公桌的抽屉里。”
  
      她才不要告诉他,她其实很少加班到那么晚,她虽然是只勤勤恳恳的小蜜蜂,却也不想工作太过占用自己的闲暇时间,她偶尔也会小小地打混一下,比如说在经理下班离开的半小时后下班,比如说,偶尔带些工作回家去做,反正就是不会在公司呆到最后,所以,根本不需要准备上班族的加班食品。不过,这些话,她是绝壁不敢说出来的。
  
      “电梯一会儿会停在二十二楼,你可以去拿。”
  
      啊?!
  
      希媚儿的嘴终于忍不住歪掉,差点嚎叫。
  
      该死的家伙,要不是觉的他不可能无聊到折腾她这样的小虾米,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叮,电梯门开了,夜凌琛冷淡地看希媚儿一眼。
  
      希媚儿只好硬着头皮回去财务部翻自己的桌子。路上,她不住祈祷,希望委托人之前有在办公桌里剩下一块两块苏打饼什么的,否则又得解释。
  
      可惜的是,桌子的抽屉除了文件还是文件,半点吃的都没有,最后,她拍拍手,关灯,走出财务部办公室,走向电梯时,她冥思苦想着要如何解释,跨步进电梯时却幸喜地看见他正在讲电话。
  
      电话那端似乎是个话唠,一直都是对方在说,夜凌琛不过时不时嗯两声,他甚至时而抽空扫希媚儿两眼,不知为何,她总觉的他看她时的眼神带着深意。
  
      莫非他看见她两手空空进电梯?
  
      她悄悄将手往背后藏。
  
      叮,电梯门开了,他率先走出去,或许因为正在讲电话的缘故,他竟然没回头看她,就直接走出公司大楼。
  
      希媚儿可不敢跟上去,故意落下好几步的距离,用能踩死蚂蚁的速度缓缓往大门口移动。
  
      她走到门口时,就看见一辆黑色保时捷从她公司门口呼啸而过,希媚儿紧张的心情总算放松下来,缓步走向公交站。
  
      虽然比往常晚下班很多,却有一点好处,坐公交不怕塞车。
  
      公交车很快来到,她跨步要上去,刘丽丽突然打来电话。
  
      “喂,丽丽啊?”
  
      希媚儿一边投币,一边讲电话。
  
      “你个不讲义气的家伙,你别想逃,因为年会你提前离场,我被灌地差点胃出血,你必须补偿我。”
  
      “怎么补偿?”
  
      “我要吃法国大餐。”
  
      刘丽丽抓住机会下狠手。
  
      “我没钱,我刚付了首付款,银行卡都快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提前离开年会,她才是亏大了好不啦,还被人缠着索要赔偿,早知道会那样,她宁愿喝地胃出血,也不要提前离开会场。
  
      “好吧,那就改吃路边摊吧,我不管,你至少要请我吃一碗炒河粉。我现在人在大繁都,你快过来吧,我都快饿死了。”
  
      “我今晚......”
  
      希媚儿想说自己很累,不想去,电话那头却传来嘟嘟嘟挂断的声音。
  
      无奈之下,希媚儿只好下车,转乘别的公交去大繁都。
  
      希媚儿从公交上下来,远远地就看见刘丽丽背对着她和一个男人在说话。男人的身材微胖,年纪应该在三十岁以上,没有啤酒肚,加上穿着打扮很得体,倒是有几分高管的气质。
  
      “来,媚儿,这是我初中时的朋友,叫屈诚,刚好碰上,今晚算你捡着便宜,他请我们吃法国大餐。”
  
      刘丽丽挽着希媚儿的手臂,就往高级法国餐厅进。
  
      希媚儿眉头耸了两下,没说话,反正她现在囊中羞涩,能省下两碗河粉钱,似乎也不错。
  
      刘丽丽挑的餐厅豪华地惊人,大厅里的客人清一色高雅的穿着,即便不是高雅的人,到了这里也会装出几分高雅来,希媚儿忍不住替屈诚的荷包担心,他钱带够了没,别一会儿又要她补贴,她的钱包里,总共就二十块。
  
      希媚儿没来过这种餐厅,点菜的事情就全交给刘丽丽,刘丽丽也不推辞,翻开菜牌,胡乱点了一通,希媚儿有悄悄看价格,才惊觉这家餐厅到底有多贵。小小的一个汤就好几百,拜托,金子炖的汤咩?
  
      “媚儿,你陪我朋友一会儿,我去趟洗手间。”
  
      刘丽丽说着起身,暗示地对屈诚眨眨眼。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希媚儿的眉头微微往中间拧一下。
  
      “听丽丽说,希小姐是海城人?”
  
      屈诚首先打开话匣子。
  
      刘丽丽没事跟他提她是哪里人做什么?
  
      希媚儿暗自疑惑,却没表现出来,轻轻点头。
  
      “希小姐至今都没有男朋友,是因为择友要求太高的缘故吗?”
  
      哇靠,刘丽丽该不会想做红娘吧!
  
      希媚儿终于明白刘丽丽今晚叫她来的意图,差点将喝进嘴里的柠檬水喷出来。
  
      刘丽丽或许是好心,却在没问她的情况下就这样自作主张,就不怕牵错线,表错情?
  
      这样的情况,希媚儿不打算虚与委蛇,她因为寻找孩子爸爸的事情已经烦不胜烦,可不想身后再跟一条尾巴,单刀直入。
  
      “我不找男友,不是因为要求高,而是因为我离过婚,还有一个儿子,我想应该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买一送一的买卖。”
  
      噗,隔壁桌突然传来有人笑喷的声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