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392章 皇上魔症了 17

第392章 皇上魔症了 17

    希媚儿安抚了一会儿哭哭啼啼的幼弟,等得他不哭了,就上阁楼去叫醒洛权倾。.
  
      别听他说时间充裕,作为一国之君,可不能这样随随便便消失一上午。万一朝臣有要事,找不着皇帝,岂不是要急死?
  
      “你们姐弟真地不打算多聊一会儿吗?”
  
      洛权倾嘴里问着,双脚已经迈向楼梯。
  
      “臣妾能见着幼弟安好已经足矣。”
  
      希媚儿恭恭敬敬地扶着洛权倾下楼梯。
  
      “倒也是,等一切尘埃落定,有的是时间好好叙旧。”
  
      洛权倾轻拍一下希媚儿幼弟的肩膀。
  
      “放心吧,小家伙,你的长姐很能干,又有朕的保护,你绝对安全。”
  
      “谢皇上隆恩。”
  
      希媚儿拽着有些懵了的幼弟谢恩。
  
      洛权倾点点头,迈步离开。
  
      希媚儿紧握一下幼弟的手,踩着小碎步跟着离开。
  
      站在雪地里,她回头摇手和幼弟道别。
  
      幼弟的眼里蓄满的泪水再忍不住,哗啦啦往下流,看得希媚儿差点跟着哭了。权力者的角逐,幼子何辜,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将小孩子卷进来!
  
      可恨她还不能将他救走……
  
      “梅园无人打扰,吃喝都有人伺候,爱妃可以放心。”
  
      洛权倾搂住希媚儿的肩。
  
      她转头对他莞尔一笑。
  
      “皇上的安排定然是最好的,臣妾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无人打扰,呵......救起来同样困难。
  
      她暗自冷笑。
  
      “人救出来,爱妃也可以安安心心替朕办事了。”
  
      他搂着她的肩踏着厚厚的积雪前行。
  
      她终于明白他之前为何没有分派她任务,原来因为手上没有人质,怕她反水。
  
      “皇上,人被救出来,开国公若是知晓,恐怕会有后患......”
  
      开国公那样的老狐狸,不可能不会联想到她的头上来。
  
      “放心,朕安排了和你幼弟相貌相似的人顶替,料想一个小小的人质,没人会注意被掉了包。”
  
      好一只狐狸,心中的算计远远超过她!
  
      她忍不住再次为这次的任务担忧。这样一只狐狸,她要如何斗得过?
  
      要是能给她千军万马就好了,直接带人来攻城,要不然......她环视空无一人的四周。
  
      要不,趁现下无人将他打晕,带着幼弟逃跑?让人误以为他死了,不知道算不算把他从皇位上拉了下来?
  
      “爱妃因何事出神?”
  
      洛权倾不满地狠敲一下希媚儿的头。
  
      希媚儿摸摸痛处,摇摇头。.
  
      “没什么,就是有些舍不得幼弟。”
  
      “分离只是暂时的,很快你们姐弟就能再次重聚。”
  
      希媚儿胡乱点了下头。
  
      “对了,皇上查出密道的入口了吗?”
  
      “老狐狸很谨慎,朕的人暂时还没能查出具体位置......或许密道的探查还需爱妃出面。”
  
      她?
  
      希媚儿指着自己的鼻子,惊问。
  
      “臣妾能做什么?”
  
      她的身份和开国公府没有任何关系,就算省亲也不可能去开国公府啊?
  
      “朕会设计迫使老狐狸不得不启用密道见你。”
  
      迫使开国公启用密道见她?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促成的!
  
      “那需要臣妾做什么吗?”
  
      “暂时还不需要,不过,你近期应该会收到许多来自开国公府的密令,收到后,你原封不动拿来给朕就行。”
  
      希媚儿躬身唱了个诺,站起时,脚底突然打滑,一个屁股蹲,摔倒在雪地里,好不狼狈。
  
      “爱妃,瞧你笨手笨脚的,路都走不好了,还行什么礼!”
  
      洛权倾将希媚儿扶起来,希媚儿的鞋子里却被灌满了雪,冻地她身体一个激灵,赶紧将绣鞋脱下,才惊觉,绣鞋早已湿透。
  
      “怪不得觉的双脚都快被冻僵,原来是这么回事。”
  
      希媚儿拧衣服般拼命拧着绣鞋,哪里拧的干。她叹一口气,准备将湿了的绣鞋往脚上套,人却被抱了起来。
  
      “朕抱你吧,鞋都湿透了,再走下去,不等出了梅园,你的双脚就要废掉。”
  
      洛权倾拉过自己的披风,裹住她的双脚,踏着雪前行。
  
      “皇上,这样会把您累着的,臣妾最近似乎又吃胖了许多......”
  
      雪厚难行,万一把他给累着,皇后又该往她头上冠莫须有的罪名了。
  
      “嗯,确实胖了些......”
  
      他双臂一用力,竟然将她甩到他的肩上。
  
      “这样就轻松多了。”
  
      姿势由窝在他的怀里变为趴在他的肩上,她又羞又恼,因为除了身体因为行动时不时撞上他的背,他的大掌还过分地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皇上,您还是放臣妾下去吧,臣妾自己能走!”
  
      “都说了你的脚不能再走,还提出无理的要求,该打!”
  
      洛权倾的大掌重重地落在希媚儿的左臀上。
  
      他打她的屁股!
  
      希媚儿彻底惊呆了,皇帝竟然打她屁股!他是故意,还是无意?
  
      “皇上,这里没有别人,您没必要委屈自己做戏给人看。”
  
      他一系列的行为只是为了秀恩爱,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宠妃,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理由。
  
      “谁说朕是在做戏!爱妃呀爱妃,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朕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呢?”
  
      洛权倾无奈地轻叹。
  
      对她是真感情?啊呸,皇帝的甜言蜜语都能相信,母猪肯定上树!
  
      希媚儿暗地里不屑,脸上却佯装平和。
  
      “臣妾不是不信,是不敢信。人都说,帝王无真情,臣妾又只是个姿容平庸的......”
  
      “爱妃何必妄自菲薄,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好,再说,爱妃和朕的关系可是与别的妃子完全迥异。爱妃同朕如今同坐一条船,相互陪伴,相互扶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此亲密的关系,就是皇后也不及。”
  
      他的大掌在她的腿上来回滑动,激起一阵阵酥麻的颤栗。
  
      嘴不是一般的甜!
  
      怪不得委托人之前会上了他的当。
  
      希媚儿翻个白眼,嘴上佯装激动地几近流涕地道。
  
      “皇上......您说的是真的吗?臣妾......可是个罪人啊!”
  
      “金口玉言,爱妃又忘了吗?不错,爱妃之前确实犯了欺君之罪,可是爱妃不是已经回归正途了吗?人生在世哪有不犯错的,昨日的错,朕都不计较,爱妃也不必介怀。从今而后,爱妃只需记得,有朕在,再不会让爱妃吃一丁点苦,受一丁点罪,朕就是爱妃的最坚实的依靠。”
  
      绵绵情话被寒冬的冷风吹入希媚儿的耳朵里,她非但没觉的感动,反而全身发冷。
  
      感情,他是后悔之前答应过的事成之后放她离开的承诺,打算用感情将她套牢,让她离不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