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555章 情陷十里洋场3

第555章 情陷十里洋场3

希媚儿抬头看两侧的墙。
  
  前面没路,她就往上发展,不信天逃不掉。至于顾郁花的那些钱,就只能以后等她挣了钱再还了。她是现代独立自主的女性,才不会死脑筋地认为他花钱替她赎了身,就应该一辈子为他所用。
  
  她右脚抬起,在墙上一蹬,腾空蹿起,左脚踩在另外一侧的墙上,一个弹跳,跃上了墙头.
  
  光线昏暗,她只能隐约看见左右两侧住宅的情况。右侧是小门小户,一家人就围着窗户前坐着,她要是跳进院子里,开门肯定引起主人的注意,然后引来顾郁。左侧却是大户人家的花园,静悄悄的,灯都没开,她正好趁黑逃走。
  
  她毫不犹豫跳下了左侧的墙头,猫腰在花园里穿梭。园子里花香四溢,各种珍稀的植物,亭台楼阁修的跟皇宫的御花园一样,她忍不住好奇宅子的主人是谁,花园修的如此奢华!
  
  汪汪汪--
  
  从黑暗里突然冲出来两只眼露凶光的恶犬,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一人两犬就这样死死地对望着。
  
  恶犬,希媚儿不太害怕,她怕的是引起了主人的注意,到时候不好解释。
  
  “我没空和你们纠缠,你们识时务就不要追我,不然把你们的牙齿打落了!”
  
  希媚儿恐吓地扬了扬拳头,两只恶犬互望了一眼,一番眼神交流后,转头时竟然往希媚儿的方向逼近。
  
  “不给你们点颜色看,你们不知道害怕!”
  
  希媚儿握紧拳头,闪身上前,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其中一只恶犬头上。恶犬嗷地一声嚎叫,晕倒在地,另外一只恶犬立即吓的倒退散步,希媚儿趁机冲了出去。
  
  砰,她撞在了一堵墙上,她转身要走,腰却被人扣住。
  
  “在上海那么多年,我竟不知道有人敢闯进徐家。”
  
  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花园里的灯突然大开,亮如白昼,她也变的无所遁形。看清了周围的情况,希媚儿都抽一口凉气。
  
  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花园,转眼的功夫突然冒出四五十个人,都穿着黑西装,手里还拿着一把斧头,那些人的右手上都纹着一把斧头。
  
  斧头帮,十里洋场的地下官吏着!
  
  身后的男人说这是徐家,她该不会误打误撞进了斧头帮老大的家里吧!
  
  希媚儿正暗自心惊,就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顾郁!
  
  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没回头抓她了,他料定了她会跑进死胡同,不甘心被抓住的她肯定会选择静悄悄的徐家花园,也就是他主子的家里。
  
  只是,他不是还要用她吗?就不怕她惹怒了他的主子,一拳打死她?还是说,这就是他说的测试!
  
  希媚儿带着疑问看向顾郁,顾郁高深莫测地勾了勾唇角,她却已经有了答案。上海滩未来的帝王,要她去做的事情肯定与身后的斧头帮老大有关!
  
  她突然镇定下来,既然逃不过了,就只能绝处逢生了!
  
  “天太黑了,我不小心从墙头掉下来的......”
  
  希媚儿笑着转身,却惊呆了。
  
  这就是斧头帮的老大吗?
  
  如玉的翩翩公子,带着浓浓的书卷气,戏谑的眼眯着淡淡的笑,一点杀气都感觉不到。在委托人的记忆里,斧头帮的老大应该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才对啊!
  
  他难道是太子爷?
  
  “你不是希家的小姐吗?”
  
  “您认识我?!”
  
  希媚儿又是一惊,她的名气有那么大吗?
  
  “希家破产,报纸都刊登出来了,你觉的会有人认不出你来吗?”
  
  如玉的男人浅浅一笑,她只觉的好笑有星星在对她眨眼一样,好帅啊!
  
  “我的照片都上头条了?”
  
  她疑惑地喃喃。
  
  “虽然没你的照片,你,我却是见过的。”
  
  如玉的男人伸手轻抚了下她的脸庞,说话的语气好似在说情话。
  
  这个男人该不会在某个场合对委托人一见钟情吧?!
  
  越看如玉男人的眼神,她越觉的有可能,可要真是那样,这个男人为什么没去找委托人?
  
  “我没见过你,放尊重些。”
  
  希媚儿薄怒地推开了他。先不管怎么样,她相信他应该希望她像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如玉男人弯了弯眉眼,竟然没有责怪她。
  
  看来是赌对了!
  
  希媚儿悄悄擦了擦手心的冷汗。
  
  “希小姐这是要去哪里?”
  
  “我......要离开上海,去北方找我舅舅。”
  
  这是希媚儿唯一知道的富贵亲戚。
  
  “为什么要挑晚上走,是在担心被债主抓回去吗?”
  
  希媚儿有些犹豫该怎么说,虽然知道这是顾郁设的局,她却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是想让她勾引他的小主子吗?
  
  她到底该不该说出他替她赎身的事呢?
  
  希媚儿偷瞥了眼顾郁,心里突然升起一把火焰,坏坏地勾起了唇角。
  
  “我确实在逃,因为我不想跟......他走!”
  
  希媚儿转身,手指向顾郁的鼻子。
  
  小样儿,算计她,也给他出个难题。她倒要看看他如何解释花钱替她赎身的事?
  
  “顾郁?你认识他?”
  
  如玉男人看向了顾郁,收起了浅浅的笑意。
  
  “我被人卖进了春华楼,是他把我赎了出来,说要带我回去做小老婆,我不愿意。”
  
  希媚儿注意到,当她说出小老婆三个字的时候,顾郁烦恼地紧了下眉头。
  
  “顾郁,这是真的吗?”
  
  如玉男人似乎生气了。
  
  “当然不是!”
  
  顾郁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说。
  
  “我替她赎身,是为了......”
  
  顾郁饱含深意地看了眼如玉男人,如玉男人的神情竟然立即缓和了。
  
  “她的卖身契呢?”
  
  “在这里。”
  
  顾郁拿出了她的卖身契,交到如玉男人的手上。
  
  希媚儿眼疾手快地抢了过来,刺啦刺啦撕成了碎片。
  
  “卖身契不是我自愿签的,不作数。赎身的钱,等我找到舅舅,会还给你们。现在,请你们放了我。”
  
  希媚儿傲气地平视着如玉的男人,如玉男人又笑了。希媚儿知道他在笑什么,也只有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才会说出那样天真的话,不过,她相信这就是如玉男人想听的话。
  
  “卖身契撕了就撕了,可是你欠的债可不能这样还。”
  
  “可我现在没钱,还不了。”
  
  希媚儿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纠结地拧着眉头,转瞬眼里突然亮了一下。
  
  “要不,你帮我把希家的工厂夺回来,到时要多少钱,我都给......”
  
  如玉男人的笑容加深了,缓缓拉过她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