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702章 江湖也有情7

第702章 江湖也有情7

纳兰卿应该是在说反话!
  
  希媚儿心惊地肯定,嘿嘿一笑,“大夏天的,抱在一起还是太热了,我这样搂着你的胳膊,已经能够支撑,不用抱。”
  
  “你确定?”
  
  纳兰卿继续用高深莫测的目光看希媚儿。
  
  她被看的心里发毛。这个传说中的大侠该不会真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怪癖吧?
  
  “确定!”
  
  她肯定地点头,伸手抢过酒壶,仰头,咕咚喝下一大口。
  
  咳咳咳,她被酒液的辛辣呛的咳嗽不止,“这酒怎地如此烈?”
  
  难喝死了,他竟然从早喝到晚!
  
  想到喝酒的事情,她又忍不住奇怪,“你一天到晚喝至少喝了两壶酒了,怎么都不见你醉啊?”
  
  他要是醉了,她正好趁机扑压,把生米煮成熟发,嘿嘿嘿……
  
  看着她奸猾的贼笑,纳兰卿感觉背后凉风嗖嗖,“我倒是希望能喝醉一回,可惜我千杯不醉。”
  
  哇靠,酒量那么好!
  
  希媚儿本来想夸他几句,让他心花怒放,却发现他说话的口气不对。
  
  “你干嘛想喝醉啊?遇上什么不烦心事儿了吗?”
  
  她关心地仰望他。
  
  “没有啊,我这样的大侠,能有什么烦心事儿?”
  
  他淡然地反问她。
  
  “大侠也是从愣头青成长而来的,就算你如今没有烦心事,不代表以前也没有啊!”
  
  就连武侠小说里的男主角还有烦心事儿,何况他。
  
  “你的理论还真是,奇怪。”
  
  纳兰卿深深地俯望她的眼,“我怎么半决你和我们这里的气场不一样呢?”
  
  气场不一样?!
  
  希媚儿暗暗心惊,他说的可是和他们这里,而不是江湖哦!
  
  “怎么不一样了?还是觉的我不像江湖人,我本来就才入江湖没几天……”
  
  “不是江湖,我感觉你……我也说不好,可是你的个性和看事情的逻辑和我们这里的人迥异,我完全想象不出你的父母会是什么样子,才教出你如此的个性。”
  
  “喂,你这是在夸我,还是贬我啊!我的个性怎么了,不好吗?我不就是比一般人爽快了吗,就被人说像男人,我冤不冤枉啊!”
  
  “你不像男人。”
  
  他意有所指地看她挽住他胳膊的小手。
  
  “好啦啦,别管我像什么了,这个问题会让我很不开心,我们还是讨论一点愉快的话题吧!”
  
  她赶紧岔开话题。她只是来做攻略任务的,要是被人识破了穿越者的身份,可不是好事。
  
  “你的师门是哪里?”
  
  他果真换了话题,她下意识就要回答,话都到嘴边了,却被她吞了下去,“我才不要告诉你呢!”
  
  “为何?”
  
  “那个受伤的姑娘就在我的师门里修养,我要是告诉你我的师门是哪里,你明天跑了,我岂不是要一个人回去?我才不会傻乎乎地交代呢!”
  
  她搂紧他的胳膊,把酒壶还给他,忍不住劝,“反正都喝不醉,以后就不要喝那么烈的酒了,伤身体!”
  
  “虽然喝不醉,却可以让脑子暂时忘记思考,再说,这酒我已经喝习惯了。”
  
  “哇靠,你怎么可以让自己的脑子长期处于不思考的状态,你如今年轻还好,等到了中年,脑子说不定就提前生锈了!”
  
  她拿出一个大夫的架势,郑重其事地敲一下他的脑袋,小爪子伸出,抢走他手里的酒壶,“以后不准喝了,就算要喝,也只能喝酸甜味儿的果酒。”
  
  “拿来。”
  
  他温和地伸掌到她面前讨酒壶。
  
  “不给,就是不给!”
  
  她嚣张地晃动着脑袋,在他伸手来抢夺的时候,把酒壶塞进衣襟里,眯眼贼笑,“有本事你来抢啊!”
  
  纳兰卿只能放下手,又一次无奈地叹气,“你个鬼丫头,以前在家里肯定被父母宠坏了吧?”
  
  “那是当然,我是家中的独女。”
  
  不论是委托人,还是灵魂本尊,都是独生女。她忍不住想到现代的父母,她来系统那么久,任务已经执行了一大箩筐,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你怎么了?”
  
  他疑惑地看她,“怎地突然情绪如此低落,思念父母了?”
  
  嗯嗯,她摆出小白兔的样子重重地点头,“纳兰大哥,自从父母离开后,我什么亲人都没有,直到遇上师傅,我的生活才安定一些,你能做我的朋友吗?”
  
  那么好的气氛,她当然要趁机捞好处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是咩!我真是太高兴了!”
  
  她腾地站起来,却忘记人在屋顶,一个没踩稳,就要往下面跌去,他紧忙搂住她的腰,摇摇头说,“你怎地还是如此不小心!”
  
  “人家刚刚太激动了吗,好不容易有一个新朋友……那么好的一件事情,不能不庆祝!纳兰大哥,我请你去街上吃宵夜吧?”
  
  虽然在屋顶上也很浪漫,可是暂时还不能窝在他的怀里,还不如去街上寻找别的机会。
  
  “你有银子吗?”
  
  他看一眼她干瘪的荷包。
  
  “我那么高兴,你干么非要打击我嘛!”
  
  她不满地嘟嘴,样子比小白兔还可爱。
  
  纳兰卿站了起来,搂着她,跃下去。
  
  因为不是什么大城镇,夜里只有寥寥几家客栈还开着门。
  
  “这里真没意思!”
  
  希媚儿兴致缺缺地看着和他们住的客栈差不多的门脸儿。这些客栈都是供过路的客人打尖休息的,饭菜也做的一般。
  
  “要不还是回去吧!”
  
  他转身就要往回走,淡定的样子似乎早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不要!”
  
  好不容易把人怪出来,就这样回去,她亏大了。
  
  “那边的灯光亮堂,应该有热闹可看!”
  
  她兴匆匆地指着西边的火光。
  
  “那边不适合你去。”
  
  他淡淡地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为什么不适合我去?”
  
  难道就适合他去了吗?
  
  “那是男人的销金窝。”
  
  他也不避讳。
  
  “哦,那我更应该去看看了!”
  
  古代的花楼,她在小说和电视剧里见过无数,已经不好奇了,但是那个地方是个测试男人的好地方。
  
  花楼的女人多,品类齐全,她可以看看他对那种类型的女人比较感冒,方便她更快地抓住他的心。
  
  “你竟然要去花楼?”
  
  纳兰卿小小地被惊了一下。
  
  “对啊!我以前只听说那里多么多么好玩,还没见识过,一会儿你给我演示一下,男人在花楼都是怎么玩的,一个个都那么喜欢去那种地方。”
  
  她俏皮地对他眨眨眼,曲起手肘捅一下他的胸膛。
  
  “你要见识男人怎么玩女人!”
  
  纳兰卿瞠目结舌……